青羽宝辉莹莹,颜色较周围的青光还要鲜艳几分。渺渺茫茫间,似有一缕先天混沌气在其中流转,一羽刷过,便能压塌万古,再造乾坤。

噬心子心高气傲,又不识落神羽之妙,见青羽携带半边天的青光刷来,只当是叶轩、江洛茗那样的手段。黑洞再凝,吞噬之力扫荡天下,就要将青羽收纳进去。

就这样,青羽和黑洞不闪不避,迎面碰撞在一起。

唰!

没有惊天动地的碰撞声,伴随一声轻响,青羽刷过,无往而不利的黑洞猛然一震,黑光一阵暗淡,随后竟塌了半边。而那漫天的吞噬之力,也如扑火飞蛾、退潮江水,被青光扫荡个干干净净。

噬心子一下子愣住了,满脸惊愕之色。

但见青光再起,青羽几个回旋,便将黑洞打成飞灰。随后,漫天青光翻涌,对着噬心子迎面撒来。

“这是什么道术?!”噬心子一下子摸不着根脚,也不想与之硬碰,身形一动,化作黑虹退后,避过青羽。

江洛茗和叶轩见状,顿时精神一振。关键时刻,竟还是这同样诡异的青光神通立了功,首次逼退噬心子。

落神羽,融合了孔雀大明王的五色神光真义,哪怕在不灭金仙以上的境界,都拥有跨阶作战的能力。若不然,当年的孔雀也无法倚恃五色神光称霸八十万里大雪山,于天骄并起的中古时代逞威无数岁月都无人能治,直至遇到当今的佛主。

在北邙山上,众高手初遇落神羽都不敢轻撄其锋,如今他境界更进一步,踏入地仙大圆满,再以战神化身的力量加持真身,复施展落神羽来,威力较之先前更胜三分!

噬心子高傲,却绝非无谋之人,眼看青光如此厉害,自己又摸不清底细,当下眉头大皱。这一刻,在他眼里,苏恒的威胁程度直接超过了叶轩和江洛茗二人。

红色的魅力

他可以肯定,若是换作叶轩,如果对方不召唤出虚空之神,是不可能打破那个吞噬黑洞的。

苏恒也不答话,浩瀚的法力源源不断地输入青光中,全力催动落神羽。青羽顿时变得更长了,也更加灵活,唰地穿过虚空,向噬心子扫来。

“一起动手,杀了他!”苏恒急促的声音。

不用他提醒,叶轩和江洛茗振奋精神,各展神通,围杀而来。

苏恒也很配合,凡是两人所过之处,青光像长了眼睛似的纷纷退散,转而遮拢十方,去堵噬心子的退路。

叶轩身形一顿,眉心腾腾跳动,仿佛多了一枚天眼,一点银光直闪个不停,光芒炽盛,不可直视。

紧接着,身后虚空扭曲,光影幻灭,显化出一道模糊的人影,虽只有十余丈高,却有股顶天立地的无敌气势!

在人影出现的刹那,周遭的虚空法则变得混乱起来,被肆意扭曲改变。无数虚空剑刃四处横飞,封锁八荒六合,镇压天地四极,并向中央的噬心子斩杀而来。

青光与虚空法则配合,几乎是断绝了噬心子的所有退路,让他避无可避,只能硬抗。

江洛茗同为最强天骄,与两人齐名,又岂甘落于人后?见吞噬之力被青光克制,叶轩又显露底牌手段,她眼眸一凝,双手如穿花蝴蝶翻飞,继而把手一指,喝了一声,“现!”

哗啦啦!

指芒疾出,化作一道神桥,横架在空中,一端指向噬心子,一端连通向永恒未知处。伴随着江洛茗一声娇喝,神桥隆隆震颤起来,噬心子放眼望去,但见另一端神霞纷飞,光芒无尽,似乎还有一道道虚影绰绰往来。

噬心子暗暗思忖,神桥另一端,莫非是邪道援兵来了?

“杀!杀!杀!”

方思及此,神桥另一端突然喊杀声震天,朦胧雾气一散,画面也渐渐清晰。

下一刻,噬心子脸色瞬间黑了下来。

原来,正如他所想的那般,神桥另一端真有近百名邪道援军跨桥杀来。

看到这一幕,苏恒和叶轩也怔住了。

在他们的计划中,这里没有伏兵了啊!而且……而且这些人的面孔为何如此陌生?像是从未见过的一样。

想到这儿,两人心头猛地一跳。

他们能肯定,眼前的这些援兵,他们一个也没见过!

那么,这些人又是从哪儿找来的呢?神桥另一端,究竟通往何处?

就在两人沉思间,噬心子冷哼一声,不屑笑道:“不为天仙,终是蝼蚁,我一道吞噬之力下去,管你千军万马,尽成飞灰,焉能济得了事?”

然而,话音未落,噬心子脸上的笑容就僵住了,面色像吃了个死孩子一样难看。

只见神桥另一头,雾气再开,又冲出了十道人影,且这些人身上的气息比起先前那些人来,又强了何止十倍。

天仙!

眼前十人,竟全是天仙高手!其中两三人,甚至达到了天仙中阶!

噬心子彻底傻眼了。

苏恒和叶轩也吃惊地张大了嘴巴,看不懂眼前所发生的。

噬心子脸色铁青,不幸中的万幸,他发现这些天仙不过是寻常天仙而已,资质一般,比不得最强天骄,这着实让他长松了一口气。

“幸好,幸好只是寻常天仙,若是……”话音戛然而止,噬心子突然明白了什么,乌黑双眸霍然睁大。

眼前的一切,貌似……貌似都是他自己想出来的!眼前的神桥另有玄机,凡是被气机锁定之人,无论他心里想什么,神桥另一端就会出现什么,由虚化实,再来到他身边!

想到这儿,饶是以噬心子的本事,都直捏了一把冷汗。他急忙封锁念识,以意念将心中的一丝想法抹灭。

就差一点,他就平白为自己召来几名最强天骄级的对手,届时,他就是浑身是铁,又能打几根钉?

就在噬心子暗暗庆幸的同时,江洛茗也以神念向苏恒和叶轩解释了一番,消除了两人的疑虑。

而这门道术,便唤作“一念成谶”。

两人听闻,无不暗自感叹此术的玄妙。不过,此术注定与他们无缘,因为江洛茗特意强调了一句,这种神通,只有无情道修士方能炼成。

“可是,倘若噬心子想象有魔道高手来援,那会怎样?”苏恒提出了疑问。

“只有对受术者无益的,才会于神桥另一端化虚为实而来,他便是那么想,也是无用。”江洛茗语气淡淡。

正如苏恒所想

,噬心子也动了这样的心思,而事实是,神桥并没有半点动静。

噬心子气得眼歪嘴斜。

三大高手联手,又加上噬心子幻想出的十大天仙高手与近百邪修,声势惊天动地。

青光席卷天上地下,虚空法则移星换斗,十大天仙高手往来纵横……这下子,纵使噬心子是高阶天仙,也无法再像先前那般为所欲为了。

不过,吞噬之子的名头也不是吹出来的,即便被这么多人围攻,他也毫无败象。甚至,如果不是不知青光底细,让他有些束手束脚,噬心子或许都要直接冲杀出来。

约莫半刻钟后,苏恒见众人久战噬心子不下,心念一动,对叶轩传递了一道神念。

叶轩会意。

下一刻,苏恒骤然收了青光,身影一晃,脱离战场,疾掠向不远处封锁摩波的虚空牢笼。在他靠近的时候,虚空法则纷纷退散,为苏恒让开一条路。

“摩波,今日你难逃此劫,谁都救不了你!”苏恒一声大喝,震得摩波面色一阵苍白。

但紧接着,摩波也是勃然大怒。他同为最强天骄,何曾被人这般争着抢着要来斩杀?今日的遭遇,堪称他这一生的奇耻大辱!

见苏恒不死不休要来结果他的性命,摩波眼中戾气一闪,开始燃烧本源,以此换取短暂的力量支撑。

摩波狰狞着脸,“苏恒,是你自来取死,我就成全你!”

一声咬牙切齿的大笑,摩波浑身魔雾翻涌,六条锁链哗啦啦响动,寒星点点,六欲六魔钩再出,激射向苏恒。

“不长记性!你命该绝于此,怨不得我。”摩波嘴角掀起一抹冷酷的弧度。

“是么?”苏恒眸光一闪,眼底露出一抹狠色。

上次中了摩波的六欲六魔钩,事后他也仔细想过,自己多半是犯了意欲中的恩爱欲,这才中招。但这次,他就要以一种不可思议的手段来反杀掉对方。

在魔钩洞穿眉心的时候,苏恒面上无波无澜,心底却腾起一股强大的欲念。而这股欲念,正是对青儿的恩爱欲。

此欲深厚,如汪洋大海,满天星辰,无穷无尽,无止无休,几乎凝成了实质,始一攀升,便被魔钩钩住了。然而,在魔钩向外扯动的时候,苏恒的眉心却没有像上次那样裂开,而是丝毫无损。

强大到极点的欲念,如定海神针,岿然不动,竟然抵住了魔钩之力!

摩波面色大变,满脸惊骇,“这怎么可能?!”

“没什么不可能的。”苏恒冰冷如死神的声音传来,“六欲六魔钩,以六欲为引,置人于死地,但谁说凡有六欲者,都难逃魔钩锁魂?欲念强大到了极致,又岂是魔钩能撼动的?!”

“六欲六魔钩,能奈我何?!”苏恒一声大喝,如天神喝吼,声动九天,震得摩波脸色瞬间煞白。

一只鱼钩,可以钓住寻常的鱼,但鱼若是有鲸鱼那般大小,又岂是小小鱼钩便能钓起的?

摩波一下子明白了。

咚!

一声清响,苏恒庞大的意欲凝聚成刀,横切而过,直接将六欲六魔钩斩断。

随后,浩瀚的神念裹携着意欲之刀,对着摩波当头劈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