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卓小小年龄,怎么可能一眼看出斗圣强者的修炼之道,并且还如此精准?”

“莫非是家主特意告诉过他?”

“除了这个原因,还能是什么?小小斗尊,能够指点斗圣,那岂不是逆天了?”

道场中,各个山峰的长老,在暗中交流着。

无人能够相信,卓不群真的可以看出星光长老的瓶颈所在。

星光长老说道:“刚才所言,定是家主告知于,因此不能作数!”

“那我就让心服口服!”

“试图设法将那道本源之光融合,化作己有。然而无论用什么方法,都会招来天道排斥,可有此事?”

卓不群的话一出口,星光长老神色瞬变:“怎么知道?”

受天道排斥的事情,是他的秘密,从未告诉过他人,家主更不会知道。

现在竟然被卓不群一语道出,他自然是震惊不已。

“咦!”

纯情美女张熙尧百变靓丽写真

“如此秘辛,他是如何知道的?”

“古怪,真是古怪!”

道场的长老们,又是一阵惊呼。

“我不仅知道遇到的瓶颈,还知道如何突破,可我为什么要告诉?”

“星语,咱们走!”

卓不群大袖一甩,就欲带着言星语离开。

“星语小姐,请帮忙给老夫说句好话!”星光长老上前拦住二人,向言星语恳求。

“星光长老刚才又是如何对待他的?”

星光长老得罪了卓不群,以言星语的性子,此时又怎么可能替他说什么好话。

卓不群拉着言星语,身形腾空而起。

“师尊在上,受弟子一拜!”

星光长老闪身瞬移到二人的前方,然后凌空向卓不群跪下。

卓不群顿时愣住了。

这老家伙,为了突破,也真的是豁出去了,连脸皮都不要了。

道场中,顿时哗然之音四起。

那可是斗圣强者啊!

此时,竟然在跪拜一名斗尊。

看到这一幕的人,顿时感到世界都被颠覆了。

“我只是实力低微的斗尊,又是出身低贱,哪有资格指点?”

卓不群冷声说道,他可不是什么好说话的人。

星光长老连连说道:“刚才是我嘴贱,师尊您别跟我一般见识,看在我这么大一把年龄了,您就行行好!”

卓不群一阵无语。

还能再不要脸一点吗?

其实星光长老此时的心情,卓不群倒是十分理解。

斗者到了斗圣这个境界,要想再提升,可谓是千难万难。

一个小小的瓶颈,困上几十万年,甚至是一直到死,都难以突破,也不是什么稀奇事。

星光长老遇到的瓶颈,几乎是无解,连言家的斗神强者都无计可施。

现在终于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面皮又算什么,干脆不要了。

这时,一名身穿白袍的中年男子,从前方的虚无中走出。

此人的气息,比星光长老还要恐怖,赫然是一名极圣强者。

“本座言无道,正是言家道场的大长老。刚才多有冒犯,本座在此给赔个不是。”

“还请念在是言家女婿的情分上,指点星光一二,不论能否帮他突破,本座都会铭记这份情。”

白袍男子朝卓不群抱拳,躬身一礼,做足了礼数,语气也是极为诚恳,再无之前的威严与霸道。

“连大长老都亲自出面恳求了!”

“星语小姐的这位未婚夫婿,简直是逆天了!”

“哼,我看他是信口胡言,这才说中了星光长老的瓶颈,未必真的能帮助突破,等会儿就会露馅了!”

道场中的众多长老、弟子一阵议论纷纷。

卓不群淡淡说道:“大长老刚才不是要让我跪在道场中三个月,让家主来领人吗?”

“本座刚才口无遮拦,请见谅!”大长老心中苦笑,眼前的这位,还真是得理不饶人啊。

以他的身份、实力,斗圣强者见了,也是敬畏有加,斗圣之下的斗者就更不用说了。

卓不群竟然还能表现的如此咄咄逼人,也可见他的胆魄、意志,绝非常人所及。

“不群,能帮就帮。”

言星语向卓不群传音。

毕竟大长老的身份非同一般,几乎所有的言家族人,都是出身道场,大长老等于是言家族人的共师。

真的得罪了他,等于是把言家上下都得罪光了。

言星语发话,卓不群自然不会再坚持。

“借助五色本源之光,修炼五行大道。”

“然后试图以五行相生之理,由金生木、木生火、火生土、土生金,如同天道循环一般,达到生生不息,从而达到大道圆满。”

“我说的可对?”

卓不群不急不缓地说道。

“对对对,老夫正是这么做的。”

星光长老的脑袋就跟鸡啄米一样。

大长老眼眸中精光一闪,流露出惊诧之色。

星光长老的瓶颈,大长老也是知道的。

以五行相生之理,将本源之光彻底融合,化作自己的大道,这个办法,是言家的一名斗神强者,给星光长老指出来的。

卓不群这小小斗尊,竟然轻描淡写地说出了这个办法,足见其境界之高。

可他分明只是一个斗尊啊!

星光长老满脸懊丧,接着说道:“老夫好不容易达到这个境界,突破到中阶斗圣,再也难以寸进。”

卓不群说道:“能修炼到这个境界,看似已经达到了大道极致,要想再突破,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星光长老连连点头,如同悉心听从师父教诲的弟子。

这一幕被道场中的人看到,觉得荒诞无比。

卓不群忽然反问:“五行相生,难道就是五行之道的极致?”

轰!

星光长老感觉脑袋中像是响起了一声惊雷,脑海中豁然开朗。

可是仔细去领悟,却又什么都抓不住。

急的他一阵抓耳挠腮,说道:“老夫愚钝,请明示!”

“五行相生,是五行之道,五行相克,同样也是五行之道。”

“这么浅显的道理,竟然给忘了?真不知道是怎么修炼到这个境界的!”

卓不群毫不客气地教训着。

“啊啊啊……”

星光长老张大嘴巴,半晌说不出话了。

大长老一震,露出匪夷所思之色。

五行相生相克,这个道理,斗灵高度的斗者都清楚。

明白容易,真正悟透其中的大道真谛,并且修炼出属于自己的大道,却又是另外一回事。

并且五行相生,是顺应天道。

五行相克,是逆天道而行。

可以试想一下,五种不同属性的力量、规则,相互冲突,不爆体身亡才是怪事。

因此修炼五行大道的斗者,通常都是以五行相生的道理来修炼,却从未有人试过五行相克。

正是因为有这样思维惯性,不仅是星光长老,连言家的斗神强者,都没有试着用五行相克的道理,去突破瓶颈。

大长老沉声说道:“此法虽然另辟蹊径,未尝不是一种办法,只是太过凶险。”

“木一定能生火吗?若是一团火,被一棵树压住,火就会熄灭,这岂不是木克火?”

“水就一定能克火?若是那火焰是雷火,水不仅灭不了火,反倒会助涨火威。”

“这星空之中,哪有什么绝对的事情?”

“天道循环,变幻无穷。斗者修炼,就该如同这天道一样,遵循大势,却又不拘泥,方能踏上巅峰。”

“桎梏的,不是什么瓶颈,而是自己的脑袋,这么简单的问题,居然桎梏十几万年,真是蠢到家了!”

卓不群劈头盖脸地一通,就像是在训斥恨铁不成钢的弟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