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行朗提出全家一起出门度假,以避开申城周边空气的重度污染。

可却被雪落给拒绝了。

因为封行朗根本不知道要带上一个吃奶的孩子出门,而且还是远门儿,会有多么的辛苦和琐碎。

封行朗虽说溺爱小女儿晚晚,但也仅限于抱一个不哭的孩子。只要他闺女一哭一闹,他保准就会往她怀里塞。

被白默拉出去又吃又喝了两天,封行朗着实腻得慌。

用妻子雪落的话说,就是‘鬼混’去了!

其实是白默借着封行朗的财大气粗,约了一些达官显贵在春节期间培养感情。

这也是老爷子提议的。因为封行朗在申城的人脉是越来越广。而且人家还有一个英王室的贵族亲爹做靠山,所以那些达官显贵们就格外的卖封行朗面子。

老爷子的目的,就是要让那些达官显贵们知道:自己的亲孙和封行朗是情同手足的好兄弟!

回到封家的封行朗,已经是酒气微醺了。

先是打着桥牌的雪落嫌弃,随后又被两个跟风的亲生儿子给嫌弃了。

“来吧闺女,就知道只有不嫌弃亲爹!”封行朗走到婴儿摇篮边,想跟女儿亲昵一下。

可爱小兔兔天然呆萌清纯写真

却被妻子雪落隔空吼了过来,“封行朗,要敢碰晚晚一下,我就打断的手!还有那张酒气熏天的嘴,不许亲晚晚!”

被妻子这么一吼,封行朗还真自觉的顿住了想亲女儿的动作。

潜移默化中,封行朗已经习惯于听妻子的话了。关键是他知道:妻子爱他,爱她和他的三个孩子!妻子为了这个家付出了很多很多!

“离晚晚远点儿!别让嘴巴里的酒气熏着她!”

雪落心疼男人时好时不好的胃;可她也知道有些应酬男人是推不开的。

“老婆,我就坐在这里看着晚晚总行了吧?”封行朗听话的坐回了沙发上。

“出去把身上的酒气散散!”雪落赏了男人一记冷眼。

“雪落姐,真替我们女人涨脸!给点一万个赞!”

从厨房端来水果拼盘的莫冉冉,惊叹的给发号施令的雪落竖起了大拇指。

可看热闹不嫌事大的莫冉冉却被封行朗给拦下了,“嫂子,就劳这个健身达人陪我出去夜跑一圈儿呗!”

自己挨冻,是不是也得拉上一个垫背的?

再说了,莫冉冉一直都是封家的健身达人。她指导团团的形体健美操;又陪雪落产后恢复锻炼;还陪护丈夫封立昕做一些拉伸健体的运动。

莫冉冉在封家,简直就是白搭。一个人顶好几个家仆使用着。

“行!要是追上我,就算我输!要是追不上我,就必须回来接受雪落姐的惩罚:跪键盘!”

这后面的惩罚项目,其实是莫冉冉随口那么一说的。带上雪落的目的,就是为了更有威慑力。

“我老婆才没这么狠心呢!”封行朗不以为然的哼声。

“一个大男人要真追不上冉冉,回来就得跪键盘!”

雪落没给男人台阶下。她就是想让男人知道:喝得这么醉醺醺的回来,日子会很不好过!

封行朗立刻从沙发上跃身而起,连做了几个跑步前的热身运动。

“莫冉冉,可以出发了!要追不上,我封行朗的名字让倒着念!”

封行朗还是有点儿底气的。毕竟这些日子中午在GK风投的时候,他都有健身。有很大一部分原因,是被巴颂那家伙给逼的。

因为巴颂会时不时的就在他耳边说:封总,您要是不练,您这矫正手术就白做了!

再则,莫冉冉虽说耐力强劲,但爆发力不一定有自己好!

“行!出发就出发!谁不跑谁是缩头乌龟!”

莫冉冉鄙夷的哼声,“我连衣服都不用换,都能甩一条街!”

“不跑!不跑!这黑灯瞎火的,天又这么冷,跑什么跑啊!”

听女儿说要跟二少爷封行朗出门夜跑,莫管家连忙丢下手中的牌过来阻拦。

“哈哈,嫂子,亲爹已经替认输了!给台阶就下得了!”

其实封行朗也不是很愿意夜跑。挨冻不说,还累人。

“爸,放心吧,我肯定能赢他!”

被激将的莫冉冉,摩拳擦掌的想跟封行朗好好比试一下。也好让他被虐得心服口服。

“发什么人来疯呢!这身体能跑步吗?赶紧过去给我歇着吃的水果!”

莫管家说什么都不会让身怀有孕的女儿出去夜跑的。

“冉冉,就听亲爹的话,主动认输得了!”

封行朗笑得满面春风,“也好过输给我后,脸上挂不住!”

“输给?呵,怎么可能!我一条腿都蹦哒得比快!”

莫冉冉觉得自己智商输给封行朗也就算了,在体力这个强项上,她是坚决不能再输的。

“冉冉!不许胡闹!自己什么身体不知道么?”

莫管家温斥一声后,又朝正做着热身运动的封行朗说道:“二少爷,想跑,我陪跑!我们绕跑小区一圈,让我三秒,要还能追上我,就算我输!”

“哈哈,老莫,竟然也要跟我跑?真的假的?”

封行朗感觉自己好像被莫家父女俩给看扁了。毕竟老莫已经是年半百的老人了。

“爸,跟着凑什么热闹啊?我真没事儿!”

莫冉冉当然知道父亲为什么阻止她跟封二少去夜跑,“就我这身体素质,赢封二少肯定没问题的!”

“不许去就是不许去!”

莫管家似乎有些动怒了,“赶紧坐到一边吃的水果去!”

见老丈人动怒了,封立昕放下手里的牌起身走了过来,并将倔强的小妻子揽在怀里。

“冉冉,可不许跟爸这么犟嘴!”

随手将茶几上的果盘拿来塞到妻子的手里,“乖乖跟雪落吃水果去!”

莫冉冉也属于吃软不吃硬的主儿。听丈夫这么柔声细语的劝说自己,她便乖乖的端上果盘朝一头雾水的雪落走了过去。

“雪落姐,我们一起吃水果吧!有爱吃的山竹,安婶都给剥好壳子了!”

莫冉冉叉上一粒山竹喂到了雪落的嘴边。

吃着山竹的雪落还是有点儿懵:这正常不过的夜跑,莫管家怎么就生这么大的气呢?

毕竟莫冉冉可是整个封家的健身标杆人物!一般都是她带动着全家运动的!

这莫管家难不成是担心封行朗跑不过冉冉丢脸?

可平常封行朗同志也没少丢这样的脸啊!

所以雪落才懵懵的!

“行朗,也不许出去跑了!”

封立昕劝说完妻子后,又开始斥声自己的弟弟,“赶紧去洗个澡去去酒味儿!再喝点儿醒酒汤去去酒意!别说雪落和孩子们嫌弃了,我闻着都受不了!”

不得不说,封立昕是整个家庭和睦的优秀和事佬。而且大家都爱听他的话!

“得令!我这就去泡上!”

临行转身离开,封行朗猛的凑到封立昕的跟前,“哈”的一声,故意将口气的酒气如数的喷洒在了封立昕的脸上。随后才逃之夭夭。

“臭小子,都快四十岁的人了,幼不幼稚啊!”封立昕温斥。

一边吃着水果的雪落,一边戳了戳冉冉的手臂,“冉冉,爸今天怎么了?怎么对那么凶?平时晚上也没少出去夜跑啊!”

“谁知道呢!”

莫冉冉看了封立昕一眼,“估计是我爸更年期后遗症吧!”

她还是没有做好将自己怀孕的消息告诉大家的准备。

……

也不知道是不是莫冉冉的体质好,从怀孕到现在,她从没孕吐过。而且精神状态也挺好的,只是偶尔会觉得厌食,整个人看起来懒洋洋的。

看着餐桌上那一堆多数重复了几天的食物,她是一点儿胃口都没有。

到并不是什么剩菜,而是年前安婶她们多准备的食材,所以每天难免会重复几样。

“安奶奶,怎么每天都吃一样的东西啊?会吃腻的好不好!”

最先提出不满的,是封林诺小朋友,“我还是去我义父家吃得了!”说完便丢下了碗筷。

“敢!”

雪落温呵一声,“每天没干一点儿家务,就知道挑三拣四!”

儿子林诺从小到大,苦是苦了一段时间,但从没穷养过。即便是在佩特堡,那伙食也是极好的。

莫冉冉也跟着放下了碗筷。

不想吃归不想吃,但她却不会像封家大公子那样嫌弃。

“哪里也不许去!不吃就饿着!”雪落又呵斥了耍犟的儿子一声。

听雪落呵斥了一句‘不吃就饿着’,莫冉冉又乖乖的拿起了碗筷。即便自己不想吃,也不能饿着肚子里的小仔仔。这孩子可是她费尽心思才怀上的。

“饿着就饿着!最后心疼的还是亲亲妈咪!”

林诺小朋友是越来越不吃妈咪的这一套了。而且还会将计就计,“大亲儿子可正在长个子哦!要长不高,就娶不到老婆了!妈咪就抱不着孙子了!”

“噗”的一声,莫冉冉好不容易塞进嘴巴里的鸡翅膀,又给吐了出来。

“封林诺小朋友,果然是亲爹亲生的种!有亲爹当年的风范!”

莫冉冉是真的在表扬小家伙。因为当年欺负大哥封立昕的封行朗,还不如封林诺小朋友这么人小鬼大呢!

“那必须的!在这个家里,我亲爹智商排第一,除了我就没人敢排第二!”林诺小朋友很傲娇的哼哼一声,“不过我马上就要超过我亲爹了!这叫青出于蓝胜于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