画大饼如同发债,必然有需要兑现的一天。而耿江岳给海狮城两百万居民画的这个大饼,堪称画得又大又急,兑现时间更是一个极长的周期,要从3034年2月份开始,一直兑现满十年时间,中间可以说没有一天不需要输出,直到把整个画上的大饼,搬到现实中来。

面对这种没有困难制造困难也要上的情况,就算身为挂逼,耿江岳也不由得略微感到有点棘手。但好在办法总是无处不在的,而这些日子以来,在经历过这么多乱七八糟的事情之后,耿江岳现在最有把握的事情,恰恰就是——刷怪。

说起来,刷怪这件事本来就不难。如果不是李家急切地想要摆脱希伯联合国的能源控制,自己研发了《游戏天堂》系统,然后下架了《幻乡》,耿江岳现在只要每天登录游戏,号召市人民一起挖矿,海狮城就能分分钟成为人间天堂。

但问题是去年海狮城遭灾之前《幻乡》游戏就不存在了,耿江岳连游戏帐号都被删了个干净,游戏服务器的硬件也在灾难中严重破损。所以总之就是想靠在海狮城内解决资源问题,已经完没有可能。想要好好刷怪,便只剩下三条路可以走。

第一条是去找个像海星城那样的地方,狠狠扫荡一次。但这条路的缺陷在于,这些现实世界中的怪物据点太过分散,而且距离海狮城很远。

他的转运术只能提供三个空间坐标,现在一个留在海狮城一号楼的办公室里,一个留在安安身边,一个留在熊猫身边,已经没有多余的坐标可以使用。

按理说,留在熊猫身边的那个坐标,是可以收回来的。不过贝隆城除了熊猫之外,还有尚未搬走的海狮城远征军第一野战医院——

这破医院耿江岳偶尔还得去逛一下,就算世界都知道是走过场,也以证明他确实有去实习过,不然大学毕业证就拿得有瑕疵,关于这点,耿江岳相当在乎。

名分和大义,永远重要。绝不能给傻逼留下逼逼的机会。

然后除了距离问题,现实世界的沦陷城市还有一个问题,也很难得到保证。

就是怪物的数量不稳定。

海星城的面积不算大但也不小? 可市范围内,耿江岳找到的玄体类生物,也就万把只而已。对普通猎魔师来说? 绝对是地狱? 但就耿江岳而言? 这样的体量,根本都不够他养家的。

纱布蓝私影常服系列唯美写真

而如果其他城市也是差不多的情况,他每次过去都要花好几个小时? 收获却不怎么大? 意义也就不大。时间成本高,收获却不行,这就是效率问题了。

因此在现实世界中刷怪的这个选项? 耿江岳首先排除。

这条路子被否决后? 第二条路? 就是最直接的——孤身深入到幻灵界内。

相比起现实世界的沦陷城市? 幻灵界貌似就合适得多。

不仅理论上有刷不完的怪? 而且分布的范围也足够广? 不过在耿江岳看来,这也只是相对而言。作为一个曾经在幻灵界里长住过许久的挂逼,耿江岳可以很负责地说,幻灵界里的怪物密度,或许还不如现实世界的沦陷城市那么高。

只有找到地龙洞、血尸之乡之类的怪物聚集地? 才能放开刷一刷? 但这些地方的怪物被刷完之后? 重新生成似乎也要花不少时间。严格意义上讲? 幻灵界不过就是在另一种环境氛围笼罩下的现实世界,“产怪率”其实是差不多的。

不然球各国政府,也不可能在幻灵界内修建那么多的固定远程传送通道。

于是现实世界和幻灵界两条路都被耿江岳排除后? 剩下的最后一条路,也边只剩下幻梦界了。幻梦界,即游戏世界和幻灵界的重合部分,由于存在重度风险,世界可以合法开通的,原先只有三座城市。东华国的蒲鞋市、希伯联合国的圣约翰彼得堡,以及曾经的球猎魔师工会总部所在地猎鹰城。不过去年球猎魔师工会解散后,猎鹰城的幻梦界开通牌照也就被中南次大陆联盟的政府收回了。所以眼下想要进幻梦界做猎魔师任务的话,就只剩下蒲鞋市和圣约翰彼得堡两个选择。至于各国监狱里提供给囚犯使用的幻梦界浅层区——

浅层区和真正的幻梦界,压根儿就不是一个概念。

要问区别有多大,大概能有海马和河马那么大。

“小红说,她就是在幻梦界做任务的时候认识您的,运气真好,白白挣了不少积分。”从天京市到蒲鞋市,给耿江岳带路的人正是小红的世界冠军老哥,代号乌贼的夏野。

两人从通道里出来后,直奔蒲鞋市的幻梦界管制区,但出于意料的是,管制区居然不是超级大楼,而是一幢巨大的二层建筑,乌贼向耿江岳介绍道:“一楼是浅层区体验区,小红经常过来玩的,二楼才是幻梦界进入口。因为怕出意外,二楼一共也就五百个卡座,这样出了问题容易收拾。而且每天来用的人,基本上也超不过五百个。

幻梦界比幻灵界要危险得多,不是修炼级别比较高的王者级猎魔师,很容易进去就死,要不是迫不得已,需要找一点珍贵材料,一般没人会愿意进去。而且通常进入幻梦界的话,都不是一两个人,而是几十上百个高手组团作战,我们国家队拉练,也只敢在浅层区逛一下……”

耿江岳认真听着,两个人从装修得跟网吧一样,但四周却站满荷枪实弹的警卫的一楼通道走过,耿江岳释放了一记天心通,大致地数了一下,一楼的小房间,起码在5000个以上,可见来“休闲探险”的人还不少。两个人穿过一楼的“休闲区”后,又走过三道门禁,才来到可以通往二楼的吧台前。在吧台工作人员充满敬意的目光下,耿江岳登记了资料,拿到了自己的上机卡,乌贼将他送到这里,便止步了,对耿江岳道:“有空来我家吃个饭啊。”

“嗯……”耿江岳略有点敷衍了事地应了声。

东华国那么多熟人他都来不及去看望,哪儿还有时间去吃闲饭……

而过了这么多年,小红阿姨长什么样他都快忘了。

一名东华国的中校,很是严肃地走过来,向耿江岳敬了个礼,便带着耿江岳,通过了吧台旁的另一扇大门。耿江岳虽然坐在台上逼逼的时候话显得特别多,但经历过多年封闭修炼后,性格已经开始内向了,兵哥哥不吭声,他也就不说话。

两人就一路沉默着走,穿过一道又一道金库级别的厚重大门,一路输入指纹,刷卡,检测虹膜,兵哥哥输密码,走了足有二十分钟,这才终于到了电梯间前。电梯间两侧,只有四部电梯。却站了足有三四十个守卫。中校带着耿江岳刚从通道里走出来,这群军衔跟韩明明一样高的守卫,立马齐刷刷敬了个礼。中校沉着脸点点头,刷了下卡。

二号电梯的指示灯随即一亮,轿门缓缓打开。

耿江岳这才听中校说道:“耿总理,请上去吧。”

“嗯。”耿江岳点了下头,走进电梯,却发现中校没有跟来。

随即电梯门缓缓合上,轿厢内没有任何控制键。然后只见向上的灯光一亮,不过几秒钟,耿江岳脚下仿佛惯性力都没感觉到,轿门就叮的一声打开。

耿江岳走出电梯,眼前便是一个小小的吧台。

吧台后面,五百个卡座整整齐齐排列。

天花板很高,数百盏日光灯将二楼得空间,照出一种失真的空荡感。

偌大的空间里,只坐了寥寥不到十个人。

都戴着便携机,场无声无息。

耿江岳走到无人看守的吧台前,看到有个小电铃,轻轻一按。

“来了!”

二楼的某个角落里,一个块头魁梧,须发半百的中年人,不紧不慢地走了过来。

耿江岳抬眼望去,和那中年人对视一眼。

那人显然认识他,离着还有十来米,就露出笑容,说道:“耿江岳?”

直呼大魔王的名字,胆子也是不小。

耿江岳点点头,拿出自己的卡递上去,中年人接过来,先向耿江岳伸出了手:“幸会,鄙人东华国应急事务处理委员会副主任,幻梦界空间首席管理员,王天鹏。”

耿江岳眨了眨眼了,感觉这名字好像哪里听过,跟王天鹏一握手:“哦,你好。”

王天鹏脸上笑容一僵,补充道:“球职业猎魔师排行榜,第七位。”

耿江岳恍然道:“哦……继续加油,你可以的。”

王天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