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洛萨走出小巷的时候,装着木材的推车刚好挡在了出口。而那个本该拉车的大汉则靠在车沿上在雨中吹着口哨,看起来他想要做出一副偷懒的样子,但任多不善于偷懒的人也不会在雨里这么做吧。伯爵笑了一下,轻巧的用一只手撑在车边,如同一只雨燕般翻过车身和堆在上面的木料,轻盈的落在地上。“我搞定了,咱们走吧。”

   “你确定?那姑娘呢?你不会把她也一起打躺下了吧?”大汉朝小巷里看了看,不过他的视野只能看到有限的部分,拐角的存在让他没法看到倒在泥地上的三名酒鬼。至于他口中的姑娘,女巫自有办法从这里离开。

   洛萨拍了拍大汉的肩膀,算是对他的感谢。后者也就没有再多问,这里是失心湾,很多时候很多事情不需要知道的那么清楚。于是粗制滥造的车轮再次开始滚动,在失心湾的街道中前进。二人走着走着,前方的视野略微开阔了一些,这不是因为他们走到了城市的边缘,恰恰相反,他们现在的位置刚好是城市的中心,也就是本该有黑色尖塔矗立的地方。而现在,这里已经被一层栅栏围了起来,雨中的石头废墟看起来像是一只倾倒在地上的怪物。“这层栅栏是谁建起来的?”洛萨问,他上次经过的时候还没有这东西。

   “不知道,不过敢在这里建东西那就多半是女巫们要求的。说也奇怪,这座塔在这里都好久了,从来也没有哪次海啸把它弄坏过,偏偏就这一次直接塌了。现在不少人都说,这是因为女巫们的行为触怒了海神…”大汉的话说到一半赶紧捂住了自己的嘴,他刚刚意识到现在这里正是整个城市中女巫出没最频繁的地方。难保自己的抱怨不会被某个恰好路过的女巫听到。

   洛萨歪了歪脑袋,对于这个大个子朋友的口不择言已经习以为常。事实上他们两个人最开始认识,就是因为这个傻大个因为讽刺了一群水手而被殴打,当时正在找活干的伯爵恰好路过,顺手将其中几个水手撂倒算是救了这家伙一命。不然血气上头的水手打起人来可是没个轻重的,缺牙断骨只是小意思,搞不好还会伤及内脏,那在失心湾可就基本算是判了一个人死刑。

   等两人重新遁入了建筑物的遮蔽之中,拉车的大汉才松了一口气。“女巫们把废墟围起来了吗?”洛萨自己低声重复了一遍,从最近几日的情况来看,女巫们没有召集人手打算重修那座尖塔,可是她们又偏偏浪费精力把这块废墟圈了起来。伯爵总觉得这件事情似乎并不简单,等一下回家如果有机会的话得去问问佩格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对了,说起来你知道后来那颗沙滩上的大卵被运到哪里去了吗?”

   大汉停下来挠了挠头,他略微思索了一下,“这我可不知道,只听说后来女巫派人把那颗卵运出去了,至于运到了哪里,是拿去煮了还是煎了我可就不知道了。不过那些帮忙运了大卵的人都好一阵迷迷糊糊的,幸好我坐的船晚几天才回来,要不然我估计也得被拉去。”

   雨渐渐小了,海边的天气就是如此,只要不是风暴,雨势总是来得快去的也快。将木材交给商人拿了钱之后,洛萨也就和大汉告别朝着自己暂住的海边小屋走去。他掂量掂量手里的几枚钱币,耸了耸鼻子,这些钱可不算多,充其量也就是他和网虫一天的饭钱罢了。在失心湾卖苦力本就如此,想要真正积累财富,必然要接触那些洛萨不喜欢的事情。摇了摇头,将脑中关于找活干时看到的东西驱离出脑海,伯爵发现自己已经走到了居民较多的区域。随着雨水渐少,人声开始喧闹起来。

   “先生,来坐下喝一杯吧。”一个看起来比洛萨还要小上几岁的女孩穿着比实际需要更轻薄的衣服冒着小雨从屋檐下跑出来,拉住了他的衣袖,或者说,她想要拉住。可伯爵的反应速度又哪里会让她有可乘之机呢?洛萨只是轻轻侧身,两步就避过了女孩的手,同时反手将自己今天的工钱揣进腰带内侧的皮囊里。在大街上握着钱走路总是能招来各种各样的人,流莺只能算是其中最好的那种。

   “不了,女士。今天的天气让我没什么兴致,下次有机会我一定会找你喝一杯。”伯爵耸耸肩,装出一副轻浮的样子。这才是这座城市里最正常的反应,如果他表现出了反感或者对对方的同情,反而会让别人奇怪。当然这不是说洛萨已经习惯了这种状况,看着还应该在父母的保护下成长的少女沦落街头,曾经作为领主的他怎么可能不对这座城市的统治者感到愤怒。但他也知道,失心湾的问题不是女巫们造成的,早在这些黑猫与乌鸦之女统治这里之前,这座城市就已经如此。而女巫的到来甚至还间接保护了这座城市中女性的安。

   有时候世界上的事情就是如此讽刺。洛萨摆脱了这条街道,迈步在泥泞的道路上前进。鼻腔里除了雨后的潮湿空气渐渐有了些别的味道,食物的味道。伯爵抬头看了看,果不其然在不远处的屋子上看到了香肠形状的招牌,也许自己是该买点吃的来招待一下到访的客人?作为贵族的习惯让洛萨想到这个问题,这一个月以来,他和网虫的主食基本就是干巴巴的面包和少量的鱼肉以及酸的掉牙的水果,至于蔬菜或者红肉几乎从来没见过。伯爵自己还好说,可是网虫的情况让他不希望女伴在饮食上太过节制,哪怕手头拮据他也尽量希望网虫可以得到均衡的营养。

   好吧,那就去稍微买点。打定了注意,洛萨快步朝着食品店靠近,心中暗暗希望能买到便宜点的蔬菜,哪怕不那么新鲜也好。可就在伯爵推开食品店的大门的时候,一把菜刀擦着他的脸颊飞过,狠狠的钉进木质的门框里。

  
眺望海边的风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