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志超见左宝贵怒气冲冲,脸色都有些发白,他慌忙放下自己手中的茶杯道:“左总兵,你这是误会了,下午接到消息。倭国第一军主力第三师团,已经抵达到距离大同江一北不到十五里的地方,第三师团一万多人,而我军在大同江不过两千多人,为了防止我军陷入到包围中,因此不我不得不将大同江的兵力撤回平壤,利用平壤的城防,来抵挡倭国的战斗。”

真的?左宝贵虽然是副总统,但是有些情况也并不是他能够知道的,因此听到叶志超这么一说,他当即气愤的心也就缓和下来。

如果真的是如同叶志超这么说,那么从大同江方面撤离,放入到目前兵力较为薄弱的城西防线,也是一种十分合理的方案。

“如此以来,到是卑职误会了,还请总统见谅。”左宝贵为人耿直,一听到叶志超说明情况,当即他立即拱手赔礼。

叶志超尴尬的笑了笑,也不在言语,而是示意侍卫看茶。

左宝贵根本就没有心情喝茶,他守卫玄武门,重任在肩,哪里有心思能够喝茶,因此含蓄片刻后,左宝贵就起身告辞,返回玄武门阵地。

哎……叶志超见到左宝贵出了大厅,叹息一口气后坐在了椅子上。

福州,将军府,自从平壤战斗开始后,王陵每日都在作战室内,密切着平壤战场的情况。

战役已经打了五天了,根据张庆情报局传来的消息。

叶志超将大同江兵力撤离后,紧随其后,大岛义昌的第九师团就在大同江建设浮桥。

没有了清军的阻击,那第一军主力第三师团还有第九旅团,简直就如同旅游一般的来到平壤外围。

而紧随其后,山县有朋就指挥第一军一万多人,开始对清军外围阵地展开攻击。

酷似张雪山的女孩

清军在叶志超和左宝贵的指挥下,在平壤外围已经打的热火朝天,双方死伤 不在少数。

看来平壤现在双方已经打成了对持状态了,只要叶志超不贪生怕死,不逃跑,在平壤打个持久战,是移动有可能的。抱起双臂的王陵将目前的情况绘制在地图上后心中想到。

平壤外围防线,虽然是临时修建的,但是清军居高临下,第一军要想争夺,那可是花费不少的代价,不说其他的,光是外围战场,他第一军就的起码半个月的时间,才能够拿下。

更不要说,在打下外围阵地后,他们面临的,还有坚固的平壤城。

咚咚咚……外面的院落中传来的脚步声打断王陵的思路,扭头透过窗户,王陵就见到张庆已经出现在自己的视线。

片刻后,张庆已经来到自己跟前并且地上一份电文:“平壤紧急消息,外围阵地今日部沦陷,平壤陷入包围。”

什么?王陵皱眉从张庆手中接过电文看了下惊讶的晃动两下道:“怎么可能,昨日打的还如此稳定,第一军被压制的根本抬不起头,为何今天,不到一天的时间,平壤外围就部失守。”

气愤,王陵心中想要骂人,刚才自己还说平壤外围阵地,起码能够阻挡第一军半个多月的时间,这才几天,就丢了。

他么的叶志超是怎么指挥的。

张庆似乎感觉到王陵心中的那种愤怒,当即他捏紧自己的拳头道:“老大,叶志超担心兵力受损太大,担心守卫平壤兵力不足,因此下令放弃外围阵地,军进入平壤。

“特么的。”听到这话的王陵猛的一下将手中的电文砸在地上。

平壤易守难攻这是不假,问题的关键是,一定要依托外围的地形,才能保证平壤万无一失,可是叶志超这个才疏学浅的家伙,居然不明白这个道理,担心兵力受损严重,居然放弃外围阵地。困兽孤城,谁给他的勇气,他么当兵几十年学习的东西,都给够吃了不是。

“老大,现在怎么办,平壤外围阵地已经失守。我一万多兵马目前困守平壤,当前我们该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