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体内那一股强悍的力量散发出来的时候,叶绯染全身也一阵痛彻心扉,使得她惨叫出声。

“啊……”

下一刻,无论是缠着叶绯染的彼岸花,还是四周的彼岸花都全部被震开,并且化成了碎末,飘洒在空气中。

一抹淡淡的红光也快速往山谷深处飞去,很快就消失不见。

与此同时,四周的结界也随之破开。

“绯染!”

“染弟!”

“叶小少爷!”

叶嘉靖一行人第一时间奔向叶绯染。

途中,叶嘉靖感受到一抹熟悉的气息,一下子加速速度,同时大声道,“不要靠近,十米意外!染弟的枝叶觉醒了,很危险!”

宗政子静和宗政子轩心里只想着叶绯染受伤重不重,根本就听不到叶嘉靖的话。

“砰”的两声巨响,两个人都被一股无形的威压弹了出去。

文艺森女气质女孩

沐绝尘和凌桑榆眼疾手快地接住他们,不然两个人都可能受伤。

不过,两个人也倒退了十几米才停下来。

“没事,染弟只是枝叶觉醒,我们相信嘉靖。”凌桑榆抱着宗政子静,安抚道。

宗政子静靠在凌桑榆身上,突然吐了一口鲜血,“噗!”

另一边,宗政子轩也吐了一口鲜血。

很明显,两个人都受了不轻的内伤。

慢慢地,宗政子静回过神来,看着叶绯染的方向,依然心有余悸。

那一股威压太强了!

“绯染真的没事吗?”宗政子静声音有点虚弱地问道。

“没事儿,只是枝叶觉醒而已。”凌桑榆微笑着安抚道,同时咽了咽口水,把喉咙那一抹腥甜咽下去。

闻言,宗政子静立马服下一颗九品疗伤丹,同时分给凌桑榆一颗。

凌桑榆:九品疗伤丹!!!

宗政子静把丹药塞到她手中,就坐下疗伤了,也不知道绯染现在怎么样了,她要尽快疗伤恢复如初!

凌桑榆看看九品疗伤丹,又看看宗政子静,最后把九品疗伤丹收起来,服下了一颗五品疗伤丹。

沐绝尘亦是如此。

这自然是因为他们距离比较远,受到的冲击不是很大,而且他们的实力也比宗政子静两兄妹强。

接下来,冉梦守着他们四个人疗伤,其他人则守着叶嘉靖和叶绯染。

叶嘉靖快步走向叶绯染,他的八叶金枝也不由自主地从体内出来,落在叶绯染上方。

看到一身鲜血的叶绯染,叶嘉靖心里难受极了,担忧地问道,“染弟,怎么样?”

叶绯染睁开眼睛,吃力地看向叶嘉靖,声音又虚弱又痛苦道,“哥,我好痛~”

简简单单的三个字,瞬间让叶嘉靖这个大男人一下子模糊了双眼。

不是叶小哥哥,是哥,堂哥也是哥!

叶嘉靖深吸一口气,让自己的理智变得更加清晰起来,眼下的情况很重要。

叶绯染身上的气息好像比曾伯祖父还要强。

“没事,哥在这里,告诉我哪里痛?”

“我现在……全身无力……很痛……有一种洗经伐髓的感觉……”

听到此话,叶嘉靖脑海一片空白,震惊了一会才回过神来,颤抖着双手脱掉叶绯染的鞋子,果然看到她小脚丫渗出杂质。

“洗经伐髓的感觉,这是、这是……”

叶嘉靖激动到全身都颤抖了,他狠狠地咬了自己一口,让自己平静下来。

“染弟,一定要坚持住,无论多痛都不要晕过去,知道吗?我现在就去找曾伯祖父。”

眼下这种情况,以他的能力完全不能处理,反而极有可能让叶绯染走火入魔。

他不能让染弟入魔!

短时间内,叶绯染已经痛到意识模糊,不过也记住了一句话,不能晕过去!

一时之间,她的意识似乎清晰了一点儿。

同时,叶嘉靖毫不犹豫地放出身上唯一一个最紧急的信号弹。

这个信号弹其实也是叶玉珩给他的,让他自己看着办。

“砰”的一声巨响,惊呆了所有人。

这是……,嘉靖也没有办法的意思吗?

一时之间,所有人更加深色凝重起来。

“嘉靖,我们有什么可以帮忙的吗?”江映月一脸认真地问道。

叶嘉靖看着叶绯染,头也不回道,“们守着四周,不许让人靠近。”

“好!”

于是乎,钟无忌、白若延、赵可馨和江映月分别往东南西北的方向走去。

叶嘉靖看着叶绯染痛到俏脸扭曲的样子,自然不是很放心,连忙靠过去跟她说话。

“染弟,不能晕过去,不然有可能走火入魔。”

“不能走火入魔,不然连最在乎的人都有可能伤害。”

“我相信,长青叔祖一定不想走火入魔,姑姑也不想。”

“染弟,再坚持一下,曾伯祖父,也就是的曾祖父很快就来了。”

“只要他来了,就不会走火入魔,可以放心地觉醒枝叶。”

叶嘉靖一直絮絮叨叨地跟叶绯染说话,看到她眼睛有闭上的节奏,就立马伸手去撑开她的眼皮。

叶绯染依然处于痛到意识模糊又清晰一下的状态,但美眸一直看着叶嘉靖,提醒自己时刻要看到这个堂哥。

同时,无名岛某个地方,叶玉珩看到叶嘉靖的信号,顿时蹙起眉头。

宫羽芙自然也看到了,连忙催促道,“夫君,嘉靖遇到危险了,我们赶紧过去。”

“好!”

紧接着,两个人施展最快的速度往叶嘉靖的方向奔去。

幸好,他们距离情花谷不远,因此不到一刻钟的时间,他们就出现在叶玉珩前面。

凌桑榆他们看到叶玉珩夫妇,每个人都松了一口气。

“曾伯祖父,赶紧过来看看染弟,她就要晕过去了。”叶嘉靖顾不得那么多,语气着急地催促道。

叶玉珩自然一眼就看得出叶绯染处于觉醒枝叶的状态,也第一时间猜到她有可能觉醒的枝叶。

不过,他还是惊讶了一会儿,才叮嘱宫羽芙,“芙儿,看着孩子们,不要靠近。”

“好!夫君,不要让染儿受伤。”宫羽芙一脸严肃地叮嘱道。

叶玉珩:“……”

虽然做不到,但还是应下来了。

叶玉珩走到叶绯染身旁,查看她的情况,立马释放自己的九叶金枝。

九叶金枝一出现,叶绯染身上的疼痛立马得到缓解,脸色也渐渐恢复平静,美眸睁大,看着叶玉珩,不说话。

见状,叶嘉靖心里顿时松了一口气,轻声问道,“染弟现在感觉怎么样?对了,这位就是我的曾伯祖父,的亲曾祖父。”

叶绯染眨了眨眼睛,轻启红唇,“谢谢!”

叶嘉靖:“……”

不是应该叫曾祖父吗?

叶玉珩一点儿也不在意,伸手搭在叶绯染的脉搏上,检查她的情况。

“现在先让枝叶清除体内的杂质,然后我会压制住它,我们回去叶家才觉醒,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