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主!!!”

徐元龙的突然下跪让跟随前来的徐家武者纷纷傻眼了。

徐元龙是什么人,金陵徐家的家主,内劲后期的古武者啊,不管是实力亦或者身份在金陵都是声名赫赫的存在。

怎么可能就这么在张狂一脚之下就直接跪下了。

一时间,在场的所有人都感觉到了一阵视觉上的强烈冲击。

包括秦腾此刻都是感觉到脑袋一阵缺血有些空白。

秦腾理解的张狂,不过就是医术好一点,能够治疗古武者,除此之外,居然没有想过张狂能有多大的实力。

甚至于听命于张狂,也不过是对于张狂的感恩罢了,并不算心中真正的臣服。

但是现在,张狂一脚踹到徐元龙跪下,便是他同为内劲后期的秦腾也做不到啊。

而此刻,要说最懵逼的当然是徐元龙。

在给张狂跪下的那一刻,徐元龙懵了。

他现在很想马上站起来,然后解释一下刚才只是一个意外,但是,他做不到。

性感糖果诱惑春光乍现

一股恐怖的能量此刻正倾泻在他的身上,让他动弹不得。

徐元龙可以肯定,这一股力量绝对已经超越了内劲后期的存在。

徐元龙本来是来兴师问罪的,哪里想到,居然转瞬就跪了。

这不可能。

根本就不是真的。

徐元龙的眸光死死的盯着张狂,咬牙道:“你到底是什么人?”

张狂挑了挑眉道:“好像是你点名找我的吧,现在居然问我是什么人,你不觉得这个问题很愚蠢吗?”

伴随着张狂话音的落下,场雅雀无声。

所有的目光都是汇聚在了张狂的身上。

一脚让内劲后期强者下跪,这绝对不是他们所看到的普通人。

“你……”徐元龙心中憋火,眼中依然凶光乍现。

纵横金陵这么多年,虽然有些对手,但是从没有过向现在这样感觉到死亡的危险。

而且,让他感觉到死亡危险的却偏偏还是一个乳臭未干的毛头小子。

是可忍孰不可忍啊!

“好了,现在我接受你的下跪,说说吧,你此番找我所谓何事?”张狂没有理会徐元龙的表情,自顾着这般淡淡的说道。

“怎么,忘记要说什么了吗?”看到徐元龙的沉默,张狂饶有兴趣的问道。

“看起来,似乎需要我来提醒提醒了。”张狂淡笑着,手上就已经出现了三根银针。

“一个体内连内劲气息都没有的小子,居然敢这般强势,显然,你已经离死不远了。”

也就在此时,在徐元龙的身后,一个一直没有说话的老者身形站了出来。

老者的丹田内气息雄浑,实力不比徐元龙弱。

此刻老者眯着眼睛,森寒的凝视着张狂。

在内劲古武者中,老者是一个高手,他一眼就能够看出,张狂的体内根本就感觉不到任何的内劲气息。

现在,老者可以肯定,张狂并不是古武者。

张狂能够让徐元龙轻松下跪应该是他手上那银针的关系。

“我离死不远了吗?”张狂饶有兴趣道:“要不你来试试?”

老者面色一寒道:“金陵徐家不是你能羞辱的,不要以为你凭借一点投机取巧的伎俩就能骗过谁,既然你如此执迷不悟,那么老朽便来叫醒你。”

话落,老者的身形也已经动了。

探手成爪,直接取张狂的咽喉。

一身的内劲气息爆发,便是秦腾都是不由得眼皮子一阵狂跳。

不得不承认,眼前这个老者实力很强。

“就这么点手段吗?”张狂剑眉微挑,冷冷一笑。

一拳径直砸出,没有丝毫的顾忌。

“不好,张神医危险了。”秦烈脸色一变,急忙道。

看得出来,张狂的实力应该没有徐家的这个老者强,此番张狂主动送上去,完就是在找死。

而此刻一旁的秦晴,也是不由得握紧了拳头。

古武界竞争残酷,多以实力为尊,实力不够,身死是很正常的。

便是不死,古武者所造成的创伤也不是一般的医院亦或者医生能够医治的。

轰!

只不过,一拳之后。

所有人再度石化了。

刚刚给张狂放狠话的老者起飞了。

不仅如此,躺在地上,双目圆睁已经没有了呼吸。

“死……死了!”

秦腾表情呆滞了,突然之间看着张狂,都有了一种脊背发寒的感觉。

一个实力还要在他之上的内劲高手,在张狂手上连一拳都没有抗住?

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帅不过三秒?

“许伯!”

跪在地上的徐元龙犹如整个人都被丢进了冰窟窿一般,这一刻是彻底的傻眼了。

他口中的这个许伯很早以前就达到了内劲后期,货真价实的内劲强者,是徐家立足金陵重要的实力支撑。

但是现在,一个照面就死了,估计换成任何人都有点无法接受。

更何况是徐元龙。

“不好意思,出手重了一点,我以为他很厉害的。”在一众目瞪口呆的注视下,张狂摊了摊手,满脸的无辜。

而周围的人,听着都是感觉到一阵头皮发麻,倒吸凉气。

徐元龙傻眼了,他心中虽然充满了怨恨,但是却也不敢再发泄。

眼前这个年轻人,似乎根本就和他们不在一个实力水平之上。

“徐家主,刚才你找我有事吧,请问现在还有事情吗?”张狂饶有兴趣的问道。

“没……没有了。”徐元龙硬着头皮,咬牙开口道。

“是吗,那我怂恿秦家人灭了高家的事情难道就这么算了?徐家主不计较了?”张狂继续问道。

徐元龙嘴角狠狠抽搐,道:“高家死有余辜,灭得好。”

张狂笑了,看得出来,这徐元龙很上道啊。

随即张狂笑眯眯开口道:“徐家主,你应该知道我是金陵张家人吧,我听说张家与你徐家达成了协议,徐家帮助张家成为古武者,张家将一张古方出让给徐家,是这样吗?”

徐元龙身形一颤,这个消息对于徐家和张家而言都是绝密,万万没有想到,张狂居然知道。

徐元龙只能是点了点头道:“确实有这事。”

张狂点头,说道:“我虽然是张家人,但是和张家的关系并不好,所以,我想徐家主应该知道该怎么做吧。”

徐元龙深深的看了张狂一眼,随即重重的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