倾慕的眼,满怀戒备与疼惜地望着贝拉。

他这样的眼神,贝拉的眼珠蒙着一层水光望着他,此生能有这样一个人陪着自己,心疼自己,已是命里的福气,她会记一辈子。

指尖轻颤着拨通了沈帝辰的电话,刚响一声,对方就接了:“宝贝!”

沈帝辰的声音有些着急,看样子,网络的力量很大啊,即便沈氏夫妇在纽约出差,却还是听见了风声。

贝拉很想说话,她以为她至少可以撑着叫一句“爹地”。

但是,最亲的家人刚刚唤了她一句“宝贝”,她的鼻子已经酸了,喉咙像是被什么堵住了,眼泪一下子落下来,是她根本无法控制住的。

“呜呜~呜呜呜~”

情绪几乎逼近临界点,想要跟家人打个招呼都不可以,一开口,便已经哭了!

倾慕瞧着她,屋子里还没有来得及开灯,窗帘半开着,灿烂的阳光透进来,犀利的灼热被隔绝在外,洒进一室的柔媚。

洁白的光华笼罩着床头坐着缩成一团的小身影,她的长发如墨地泼洒开来,美好的好像一个受伤的天使。

倾慕忍了又忍,忍了又忍,拳头捏的紧紧的,才没有冲上前去将她抱在怀中!

他心知这会儿越是靠近她,越是将她推得远远的。

邻家纯情女郎娇羞动人

而沈帝辰在电话里听见了女儿的哽咽声,特别心疼:“乖,宝贝,我跟妈咪已经在飞机上了,十五分钟后起飞。不是在纪园吗?爹地跟纪倾尘也是老朋友了,爹地刚才跟他联系过,一会儿我们到了之后直接去纪园。宝贝不哭,爹地妈咪马上就来了。”

“呜呜~们~呜呜~”

贝拉已经泣不成声了,但是她心里头特别温暖踏实。

过去漂泊的时光里,她明明自己都是个孩子,却为了倾羽拼了命地逼着自己强大起来。

但是一个人的潜力究竟有多大呢?

她觉得,她的潜力就快要用光用尽了!

而倾慕就这样看着她,一颗心在火上烤着,在雪里冻着,在尖刀上滚着,五味杂陈,都是痛的。

沈帝辰疼惜地道:“宝贝不哭,要是觉得现在说不出话来,想要表达的话,可以给爹地发短信啊。一会儿飞机起飞的时候,爹地可能不能给回复,但是现在是可以的。而且爹地一下飞机,就会给宝贝回复的。”

短信?

贝拉的世界好像闪现出一道天光。

她用力点点头,哽咽着:“嗯!嗯嗯!呜呜~”

沈帝辰心头难受,他身侧的妻子,已经拿着纸巾在啜泣了,他还要避开,不敢让女儿听见,害怕女儿更加伤心难过。

一个多小时前,事情一出来,妻子就吓得身发抖,哭的不行。

他们不怕别的,就怕好不容易给女儿重新建立起来的世界又崩塌了!

而女儿如今的情况,正是他们所担心的。

沈帝辰也是忍了又忍,却还是忍不住地问:“宝贝,三殿下现在在身边吗?”

贝拉闻言,捏紧了拳头,好像整个人都要绝望了:“嗯!”

沈帝辰不敢多言,他听着女儿崩溃的声音,也有些受不了。

他赶紧挂了电话,趁着飞机起飞前的最后时间,给倾慕打了过去。

贝拉抱头哭,倾慕看着,手机忽然在他兜里响了,他拿起看着,赶紧接了:“岳父!”

沈帝辰听见了这个称呼,默了两秒,又道:“三殿下,贝拉现在情绪不好,麻烦暂时不要靠近她,不远不近地陪着就行,只要她不做伤害自己的事情,不寻短见,不自残,就麻烦暂时不要靠近她。”

这种事情发生,最不能面对的就是心爱的人。

倾慕明显听懂了,点头道:“我在她房间窗边站着。”

沈帝辰点点头:“好的,我跟她妈咪大概12个小时之后到。这段时间,如果贝拉不肯吃东西,千万不要勉强她,给她准备果汁补充维生素,准备牛奶补充体力,她吃不下,但是们劝着她喝点东西应该不难。我们到的时候应该是晚上12点,那时候我跟她妈咪再想办法哄她吃东西。”

闻言,倾慕心中难受,他舍不得贝拉一直饿着:“我尽量劝她吃……”

“不要!”沈帝辰当即打断他的话:“三殿下,不要劝她吃,可以在她身边说不会放弃她,不会离开她,安抚她,但是不要靠她太近,不要劝她吃饭,这种事情,让纪夫人来劝,或者让纪雪豪的姐姐来劝,比较有效果。”

“好!”

“小公主还好吗?”沈帝辰也比较担心倾羽,毕竟倾羽比贝拉年纪小。

倾慕抬手揉了揉眉心:“我没去看,但是我大皇兄跟纪雪豪姐姐刚刚都过来了,想来那边情况还好,就是贝拉这里不是很好。”

“好。先不说了。”

“好,见面再说。”

通话结束,倾慕将手机放在飘窗上,就这样看着她。

贝拉哭的很吓人,声音不大,但是身子抖得厉害,倾慕还是不舍得,从洗手间取了湿热的毛巾出来递给她:“贝拉,擦擦脸。”

“啊~!”

他一走近,她就开始尖叫!

吓得倾慕连连后退:“好好,我不靠近,慢慢来,自己慢慢来!”

倾慕就这样看着,什么也做不了,他可以想象一个未成年的少女,照片遍布世界的网络被人议论纷纷,说成是雏妓,能够想象论坛的帖子下面有多少下流恶心的言论在恶意中伤!

他可以想象她的痛,却无法感同身受她的痛!

深吸一口气,他有些受不了了,他觉得自己再待下去会死的,会疯的。

可是他不敢离开!

他拿起手机,直接给云轩发了一则短信:“去打探一下夏家现在的情况,看看父皇动手了没!那个夏妙可,给我留着!”

云轩很快回复:“好的,我马上去查。”

大约过了十几分钟的时间,贝拉哭声渐小地躺回去,背影对着倾慕,抱着手机忙碌着。

倾慕怕她看论坛,凑上前瞥见她发短信,便安然了。

这时候,云轩的短信发过来了:“说是夏副市长因为贪污受贿已经被从办公室直接带走接受调查去了,别的暂时没查到。”

明天没什么行程,明天我会多发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