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体育馆渐渐热闹起来,虽然还没有观众,但工作人员都相当努力,主角艾米利欧也干劲十足,看来是接受了和高成的约定,一心准备演唱会,等待明天正式演出时给歌迷们留下最好的印象。

女经纪人既高兴又有些哀伤地看着活跃的艾米利欧,不知不觉便朝高成倾吐心声:“我到现在还是会梦到,全场空无一人,只有我一个人东奔西跑,每个位置都去坐一下,假装自己是观众……”

“听说在遇到卢奇亚诺先生之前,们过得很艰难?”高成顺着话头说道。

“是啊,也有在30人都容纳不下的场所表演过,”女经纪人神情微暗,“谁叫我没钱呢,没办法为艾米利欧做任何事情,那样的我……

“可是卢奇亚诺来了之后就好多了,歌曲、舞台还有电视台的态度,居然能够在这么大的体育馆里公演,以前怎么也想不到呢。”

女经纪人深呼吸一口气,仿佛要把整个会场刻在心里。

“很不可思议对吧?”

“艾米利欧开心吗?”高成忽然问道。

他是个侦探,但也不是没有人情味,比起强硬调查,更愿意用些温和的手段,通过聊天获取线索未必没有警方审问多。

这件事他暂时还不会告诉目暮警官那边。

“诶?”女经纪人身形顿住,怔怔看向意有所指的高成。

笑容温暖的清纯红衣美女

高成继续道:“能够有现在的成就的确值得高兴,可是也应该看到艾米利欧的苦恼……”

“艾米利欧……”

女经纪人低下头。

“他果然已经知道了?”

“他很担心,也知道现在的成就让开心,可是谁都没法骗自己,”高成起身道,“所以他才会自己做了恐吓信想要让演唱会取消,如果真的在意他的话,就别再继续助纣为虐了,现在还来得及。”

女经纪人听到恐吓信是艾米利欧自己做的,顿时怔在原地,喃喃道:“他真的这么痛苦吗?竟然宁愿取消演唱会……”

高成打算离开的时候,女经纪人突然在后面说道:“我只知道对方叫亚伦史密斯,地点和时间没有变,可是其他卢奇亚诺都没说,以前也都没有透露过交易地点,只是每次演唱会开始前就看不到他了。”

“帮艾米利欧办好演唱会吧。”

高成担心引起主办人怀疑,留下一句话便离开了观众席。

最厉害的侦探,哪怕蛛丝马迹也能找到真相,以点推面,尽管女经纪人提供的线索约等于无,高成还是有所收获。

名字就算了,想来也不是真名,重要的是后面几句。

伴奏乐队的休息室,舞台下方的升降装置,开演后完全不会有人,原本应该是很适合交易的地点。

可是女经纪人的话给了高成新的思考。

时间地点不变……在警察关注的情况下都不改变计划,要么是迫不得已,要么就是有信心不被警方发现。

然后就是从来没有给女经纪人透露过交易时间地点,每次演唱会开始前就会消失不见。

这一切都指向了一条线……交易地点或许不在演唱会现场,所以并不会受到影响。

值得怀疑的是主办人花费巨资要求东都体育馆赶工完成改建。

离开主场馆,高成随意在周围检查。

秘密交易选择场所无外乎那几个要素,不引人注目,方便撤退,会场内符合条件的地方也就几处位置,重要的是方便撤退。。

如果是在体育馆外面,也同样需要顺利从场馆内秘密离开。

高成走到了去地下停车场的地下通道,周围结构渐渐在脑中清晰起来。

和他想的一样,在体育馆改建中,主办人让承包施工方加长了地下通道,不用去地下停车场,直接便可以通往外面的一般道路,即使警方有监控也很难发现。

问题是,如果交易地点在外面,会是什么地方。

东京方便交易的地点实在太多了……

高成回想起那个和鲁邦交易的金发男子还有鲁邦一行人。

如果那个金发男子就是和主办人交易的对象亚伦史密斯,鲁邦一行人的目的大概也是想摸清楚交易地点,樱桃蓝宝石很可能就是个追踪器,如果他这边不快点的话,交易物品肯定会被鲁邦截胡。

“时间就在明天了。”

高成随便看了一下地下通道没有继续探究,只是结合场馆构造记住了秘密出口,毕竟打草惊蛇的话就白费功夫了。

他可没本事找到主办人藏着的威斯帕尼亚矿石。

……

次日,城户侦探事务所。

峰不二子仿佛真的安家了般,慵懒地起床,悠哉看起电视,等待小哀准备早餐。

“早啊,名侦探。”

“早。”高成塌着眼皮走出卧室,瞥了眼峰不二子才到洗手间洗漱。

这个国际通缉犯全球都能够混得开,要说在东京没有秘密基地,他才不相信,之所以来这里只不过是缠着小哀而已。

那种变小药的真相小哀大概已经说了,根本就不是什么青春药,也不知道还留在这里干嘛。

这个女人要是继续呆下去,小哀还没怎么样,他就先受不了了。

再怎么说他还是个处男来着。

高成刷着牙暗暗琢磨。

今晚事情结束后就赶走这家伙……

艾米利欧的演唱会是在傍晚,园子抢到了好几张票,当然也有高成的份,结果最后只剩下了小兰一起。

“为什么?”园子撑着下巴眉毛微挑道,“一个个的都不来。”

“没办法嘛,”小兰干笑道,“爸爸说要和目暮警官他们一起监视,城户学长和柯南都要去厕所……”

“那小鬼找借口跑路的时候都是去厕所,”园子哼了一声,闷闷看向闪亮的舞台,“阿成也被带坏了吗?好不容易抢到的票……”

艾米利欧在舞台上卖力歌唱着,现场欢呼声不断,气氛火热,和后台完全是两个世界。

女经纪人擦着眼角看了看艾米利欧,转身跟着面色严肃的目暮警官几人离开。

“具体情况,城户老弟都和我们说了,不过还有些事情要问。”

“卢奇亚诺30分钟前就从地下通道离开,暂时还不知道去了哪里。”白鸟沉声道。

旧羽田维修机坪,一架飞机飞过,带起呼啸之声。

维修机坪就在海边,看起来像个码头,但没有堆叠货箱,倒是像个小型机场,有着私人停机坪,这会停了一架大肚子运输机。

金发男子在宽敞的维修厂房见到主办人卢奇亚诺,彼此站在轿车边互相打量,保镖冷着脸守在旁边。

确认过身份后,一辆推车被推到中间。

“原来如此,”金发男子看着推车上的器材箱子笑道,“伪装成备用器材运抵这座机场,就算检查也查不出什么异样……”

卢奇亚诺上前用钥匙打开,取出一个黑色箱子,露出内部的琴键,拿起一根根黑色琴键道:“想要的就是这个,加工了一下。”

金发男子看过琴键,也招了招手,让手下捧着盒子上前道:“我也准备了说好的物品,这就是答应要给的樱桃蓝宝石。”

“蓝宝石?给我这个干什么?”

卢奇亚诺变了脸色,一把收起黑箱退后道:“开什么玩笑?!”

“不是们要的吗?”

金发男子皱起眉头,还没问清楚整个厂房灯光便突然熄灭,随即便有人从打开车灯,一道黑色身影出现在众人面前。

“麻烦,”黑影抱怨道,“居然躲在这种地方,害我花了不少力气。”

“什么?!”

现场乱作一团,仓促之下交易双方同时向黑影开枪,却发现命中的只是一面用来吸引火力的涂黑玻璃,等到反应过来时,几名枪手手枪在黑暗中纷纷被击落。

砰砰砰!

“嘿嘿。”鲁邦三世趁乱接近卢奇亚诺,正要夺走装有矿石的箱子,却发现已经有人抢先一步。

灯光再次亮起,高成抱着矿石的身影啪地暴露在灯光下,所有人都停了下来看向逃到仓库门口的高成。

“城户侦探?!”卢奇亚诺率先惊讶道,“这是怎么回事!!”

“那个,”高成尴尬停下脚步,转过身笑道,“我是路过的,们相信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