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媛感到好奇,大好时机,刚好掏掏底,她问道:“阿蒙,你学过企业管理?说起来一套一套的,听起来也蛮有道理。你也想转行当码工吗?”

“没有,没有。我听我父亲说过,我对自己的项目挺感兴趣,没想着换专业,你们刚才不也说了,你们也离不开我们,咱们互惠互利双赢才好。

我这不也就是临时找不到人,才想让你们帮忙,你们没时间,我才又想要不要自己动手嘛。

你不知道,有了新的想法,我恨不得现在就能用软件模型帮我分析一下数据,一想到这软件系统还需要等别人慢慢编程改善,我就着急。

不行,我还是再想想其他办法才行。”

“没有生活压力就是好啊。。可以专心致志做自己感兴趣的研究。”曹蔓感慨,对阿蒙的亢奋状态充满了羡慕,一听就知道他父亲肯定是企业家一类的大人物,家境富足,而自己连冲洗照片的钱都要考虑再三,真的怕哪一天为了生计自己忍不住也要去学几门计算机课程而转行,她很舍不得啊。

说到没有生活压力就可以专心做研究来,阿蒙觉得应该多说两句:“我也不是没有生活压力,把投资做好,就可以解决一大半的后顾之忧。”

“鸡生蛋、蛋生鸡,我现在鸡也没有,蛋也没有,连下锅的米都没几粒,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啊,拿什么去投资?”曹蔓耸了耸肩。

“蔓。 。要不我先借给你一点钱,然后教你如何投资,怎么样?”阿蒙希望曹蔓也能专心做研究,千万别哪天转了行。

“那不行,如果是一时生活所迫,借点钱周转一下还行,借钱投资,那可不行。”曹蔓想也没想就拒绝了,万一她借钱投资失败了,哪儿来的钱去还债。

“那我先借你点钱做生活费,你这个月的工资拿去投资?”阿蒙做事很执着。

“你是不是很多钱啊?”曹蔓笑着问,还没见过追着人借出钱的,“还是说你想收点高利贷?”

清纯美女如花旧唯美写真

“不要你利息的!”阿蒙吓一跳,赶紧澄清。阿蒙这态度让袁媛心里一动。彩云飞天记得看了收藏本站哦,这里更新真的快。他这是动心了?不由来回看了俩人一眼,暗暗吸口气,不急,不急,再看看。

曹蔓笑着说:“我跟你开玩笑的。我真的不想借钱,再说这跟直接借你钱直接去投资没有区别的。”

穆林觉得这俩人有意思,照他的想法,直接挑明了,让曹蔓当了女朋友,俩人住在一起,又省了租金,还可以名正言顺地花自己的钱养着曹蔓,何必弄得像债主一样。

他想发表意见,想了想,还是闭上嘴巴吧,米国人的想法自己不了解啊,不能瞎掺和,万一弄巧成拙了,阿蒙和曹蔓埋怨他是小事,被自己老婆埋怨,不划算!他们爱咋地就咋地吧。

“蔓,你没钱了?”袁媛知道曹蔓的性格,知道她是真的不愿借钱,不过她真的缺钱的话,至少会跟自己提的。…,

“没有,够这个月花的。”

“你是不是又把钱留给家里了?”袁媛问,“其实我觉得你现在都不用给家里太多钱的,毕竟自己还是学生,又没挣多少钱,能顾着自己就不错了。你爸妈有工资,也够他们花了,现在终于没什么负担了,你只用劝他们别再节俭就是了,生活肯定越来越好的。”

“我也只是给他们留了几百块,表表我的孝心而已。”

曹蔓没说的是这次旅游确实花掉了自己几乎所有的积蓄,本来口袋就剩几百美元,想跟爸爸妈妈客气一下,谁知道爸爸伸手就接过去了。

想到爸爸要自己帮助怀杰申请米国留学,即使自己不伸手帮忙,这几百美元也要到怀杰手里。。当时爸爸根本没问她钱够不够花,她的心又感到猛然一紧。

亏得离开家时妈妈私下给了自己两千华币,有足够的资金付后边的行程花费,而自己口袋里还揣着几十块美元零钱。

还好回来就收到了六月份的工资,否则回了米国连吃饭都要困难了。

“这个月底又快到了,我们马上要发工资了。别担心我,我没钱,肯定会开口问你借的,谁让你现在是我的富婆姐姐了。”

“你知道就好!”袁媛搂了搂曹蔓的肩膀,顺手在她脑门上点了一下。

“蔓,你不借我的钱,借媛的钱,不公平!”

“我是她姐姐!”袁媛扬眉。

“我是她师兄!”阿蒙不忿。 。反应也快,他看到袁媛搂着曹蔓的亲密样子,心里突然想起穆林曾经说过的话,这俩人是太亲密了,他心里有点儿不舒服起来,这么出色的女性可千万别是蕾丝边啊。他有点儿同意穆林的想法了,看来不能让袁媛经常来实验室帮忙。

唉,一边是主动来帮忙的实验对象和模型编程指导,一边是心仪女生的闺蜜,阿蒙内心把袁媛放在天平上挪来挪去,衡量了半天,还是决定先自己试试,要不还是私下让穆林指导一下,暑假过后,他就去找计算机系的研究生同学去!

穆林看了一眼袁媛和曹蔓,他也看不惯这俩人这种亲密。彩云飞天记得看了收藏本站哦,这里更新真的快。恨不得马上打断,赶紧插话:“说得你们一个个都是富豪似的。还是把那个话题放一边,抓紧看看这个实验吧。时间不早了,媛媛,我们还需要回去采购下周的饭菜呢。”

“好的,林,我已经采集到一些数据了,晚上打电话咨询一下那位计算机系的同学,看看这几天我能不能自己修正一下程序,不行的话,可能会打电话向你咨询一下。”

“没问题。”穆林很痛快地答应,动动嘴皮子,不用动手写程序,哪怕是帮助他看看程序,也用不了多少时间。

“太好了!”阿蒙搓搓手,一副摩拳擦掌要大干一场的样子,让大家笑了起来。

“将来可不敢当你的研究对象了,要不然,我们心里想的啥,是不是都要被你侦测出来了?”穆林走前还不忘打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