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一大早,距离约定的出发时间还有一个小时,石某人还在驻地院落里活动手脚的时候,就看到一辆悬空豪车开进了驻地院落。

一看车标,一个大大的“汉”字。

来来往往的小蜜蜂们纷纷驻足观看,掏出手机拍着照,毕竟这种豪车可不多见。而且能够直接把车开到驻地内院,不知道是靓团的哪位领导。

卓文溪捧着保温杯快速迎了上去,车门打开了,从里面下来一个身穿职业装的女性。

准确来说,是一个看起来相当漂亮的御姐,眉梢眼角不见皱纹,但身上却充满了自信强干又阅历十足的风范,让人看不出到底多大。

卓文溪客气的和这御姐握手寒暄,两人站在一起就是标准的懒蛤蟆和白天鹅。

车上又下来两个人,一个帅气的白嫩小伙,一个漂亮的年轻小妹,年龄都是二十多岁不到三十,修为却都已经锐气巅峰。而且都不是普通巅峰,而是有希望进军刚极的那种,身上的天钟感觉远比飞腾教育的讲师要强,都应该是三响四响的水准。

至于那个御姐,看不出修为,反正比卓文溪要强。

众人说了两句,那御姐就立刻率领众人大步流星的向石铁心走来,提前三步就伸出手来,展现出极大的尊重。

石某人又不是不识抬举的人,立刻表现出对等的尊重上前握手。

“我来介绍一下,”卓文溪示意着为首的御姐:“这位是沙椤城靓团支部的人事处汪副主任。”然后分别比向了小伙和小妹:“这两位是人事处高干事、薛干事。”

“您好您好。”石铁心分别和三人握手,态度谦和:“实在没想到您几位会过来,在下受宠若惊。”

短发姑娘海边的等候

“这是应有的礼遇。”御姐的音调刚柔相济,不卑不亢,春风化雨,确实很适合做人事工作:“石先生,我先来带你游览一下沙椤城,团里分部上的领导随后就到。”

豪车开出了驻地,向着沙椤城去了。

驻地大院中的小蜜蜂们交头接耳的议论着,他们虽然不知道具体发生了什么,但看这架势也明白肯定是黄衣之王又做了什么牛逼的事情。

豪车到了空港也不用下车,直接开进了专用通道。根本不需要摆渡飞行器,这辆车直接顺着能量通道飞了出去。

开车的薛干事一打方向盘,先不去对面的空港,而是直接上了观光环线,斜斜飞出一个巨大的弧度,沿着沙椤城外部轨道飞行了起来。不过片刻的功夫,时速就开到了一千公里以上,而且还在不断加速,奔着两千公里去了。

石铁心看着车窗外的景象,这才算是第一次看到了沙椤城的全貌。确实,就像梦梦姐说的,沙椤城就像是一些互相错位的蛋糕,从不同的高度上铺开了一个巨大的面积。

这些“蛋糕”互相之间或远或近,以能量场相互串联。落差之处飞泉流瀑,虹光溢彩。或者有数不尽的车流如同光带一般联通彼此。偶尔还能看到许多大大小小的交通工具,在观光环线上疾速飞驰。

再加上现在九城联通,另外八个一级太空城同样以能量锚定的方式链接在沙椤城上,让沙椤城整体形成了一个大的夸张的城市群。如果对比一下的话,单就面积来说,这一整个城市群恐怕已经不下于整个南直隶相加的面积。

如此巨大的太空造物,当真是让人震撼惊诧,叹为观止。

石某人赶紧用眼睛截图录视频,给另外两个应身发了个朋友圈,让那两位老土鳖也开开眼界,见识见识太空时代的风土人情。

另外两个应身在朋友圈中各自点了个赞,留了个言。

状元石:“真想去你那边看看!”

这留言,一如既往的平平无奇。

黑尊就靠谱多了。

黑尊:“两个跟班都有天钟三响到四响的底蕴,那个女人更厉害,很可能是战气甚至罡气境界。如此高手礼下于人必有所图,你小心点。”

“我心里有数。”石某人给两人回了一句,然后继续和靓团人事处的人谈笑风生。

青年和少女显然也深谙人事工作的个中三味,一个个都很热情很活跃,不断给石某人介绍沙椤城的风土人情。从沙椤城的产粮基地到工业中心,再到商业水平和住房条件,尤其是着重宣传了一下沙椤城对外——也就是和其他二级太空城之间的激烈竞争及局部优势。

话里话外,把沙椤城一阵好夸。

汽车很快降了下去,来到了一片美轮美奂的区域上空。

“石兄弟请看,这里就是沙椤城的教育中心。这一片区域中大大小小建立了四十多所学校,包括各类文校武校和职业技能学校。”男青年小高抬手一指说道:“看,处在最佳位置的那个就是沙椤城的招牌学校:鹿鸣书院,我就曾在鹿鸣书院就读过。”

石某人立刻看过去,只觉这书院表面看起来也并不出奇。

但当他打开观澜天眼再看过去的时候,顿时发现书院地界中耀光点点,仿佛颗颗星辰徘徊其中,散发着光芒。

再细看时,忽觉眼睛一阵刺痛,情不自禁的关闭了瞳术。

伸手一摸,眼角竟然被刺激的流下泪来。

石某人心中暗惊,知道这是自己直视了过于强大的力量,反而伤到了自己。

他惊,旁边的高干事更惊。看到石铁心的反应之后立刻道:“小兄弟没事吧?都怪愚兄没有说明,鹿鸣书院不仅仅是学子、贡生们修行的所在,同时还拥有学府资格,是正式学士们潜修的地方。更有大学士在此开府,不能随意窥探。”

“不过小兄弟年纪轻轻就能够修成瞳术,实在是出乎了愚兄预料。如果愚兄没记错,小兄弟还没有参加过乡试吧?”

“没有。”石某人回应着,揉了揉眼睛。苍茫霸体作用下,眼里的红肿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退。

坐在旁边的汪副主任笑笑,没有多说什么,但暗中发了个信息。

“李主任,这个小伙子的天赋可不是单纯的无极劫力能够概括的,团里还需要再重视才可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