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总可是国内娱乐圈的龙头,该不会连15亿华夏币都拿不出来吧?”

陈飞宇笑道:“这样的话,我只能认为是龙总没有解决问题的诚意,那之后会发生什么事情,就不是我能够保证的了。”

王安龙心里暗怒,连杀陈飞宇的心都有了,但是现在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罢了,先虚与委蛇把陈飞宇给打发走,然后再发动自己的人脉,找人来报复陈飞宇和唐茜茜!想到这里,王安龙立即低下头,防止陈飞宇见到自己狠辣的目光,同时笑呵呵道:“陈先生言重了,王某人绝对是诚意十足,只不过15亿华夏币并不是一笔小数目,我虽然是公司老总,但是短时间内也没办法调动这么多的钱,这实在是让我有些为难。

我看不如这样,陈先生宽限我一个晚上,等到明天中午,我在市中心聚福楼大酒店安排一桌酒菜,到时候我把支票交到陈先生手中,顺便向陈先生和唐小姐赔罪,您觉得怎么样?”

桃姐立即暗皱眉头,15亿华夏币虽然不是小数目,可对王安龙这种娱乐圈巨头来说,不过是九牛一毛罢了,怎么可能拿不出来?

很显然,王安龙绝对是在拖延时间,而且以王安龙眦睚必报的性格来来说,绝对不会乖乖掏钱,明天聚福楼的酒宴,绝对会是一场鸿门宴!她刚想提醒陈飞宇,只听陈飞宇已经答应下来:“可以,明天中午,我希望能看到15亿到账的信息,否则龙总后果自负。”

晕!桃姐一捂额头,陈先生太莽撞了,这么明显的陷阱,陈先生都看不出来,难道他只是单纯武力值高,实际上是个头脑简单的莽夫?

王安龙大喜过望,连忙点头道:“陈先生果然痛快,那我们就这么说定了,等到明天中午,咱们在聚福楼大酒店不见不散!”

说罢,王安龙眼底闪过一抹狠辣之色,不过一闪而逝,立即收敛,再度换上笑呵呵的表情。

“告辞。”

陈飞宇玩味地笑了笑,向唐茜茜道:“我们走吧。”

“好。”

清纯漂亮姑娘午后小憩

唐茜茜应了一声,跟着陈飞宇向外面走去,困扰她多时的麻烦解决,连走路都轻快了不少。

“小慧,替我送一送陈先生和唐小姐。”

王安龙立即热情地吩咐。

“是。”

韩慧立即起身,一路把陈飞宇三人送到了大厦外面。

等韩慧重新回到董事长办公室的时候,只见王安龙脸色阴沉得可怕,眼中时不时的闪过杀机,至于武海军等保安,已经消失不见了。

她走过去主动坐在王安龙腿上,双手勾住王安龙的脖子,好奇问道:“龙总,你该不会明天中午真的拿出15亿吧?”

“这怎么可能?”

王安龙轻蔑一笑,顺手搂住韩慧的纤腰:“我不过略施小计,拖延下时间罢了,哼,要不是星光传媒大厦只有武海军一个武道强者,我怎么可能容忍陈飞宇在我面前放肆?

今天陈飞宇带给我羞辱,我一定会百倍千倍地报复回来!说到这里,老子就忍不住想骂武海军,平时吹牛吹的震天响,说什么他是金刚门第一高手,结果在陈飞宇面前连一招都挡不住,妈的,真是个废物!”

韩慧想起陈飞宇之前鬼神莫测的手段,从心底涌上一股寒意,道:“可是陈飞宇那么厉害,连武海军都不是对手,我们贸然对付他,会不会比较危险?”

王安龙一边伸手在韩慧的丝袜大腿上抚摸,一边轻蔑笑道:“他身手的确很好,但是陈飞宇再厉害也还是肉眼凡胎,还能厉害得过手枪毒药?

更何况,我刚刚故意说出明天中午在聚福楼赔罪,不过是缓兵之计,他竟然没有一点怀疑的就答应了,看来也只是个莽夫罢了,对于这样的蠢货,我要玩死他轻而易举!”

韩慧眼眸一亮,主动在王安龙脸上重重亲了下,接着道:“那王总想好怎么对付了陈飞宇了吗?”

“当然,只要给我时间,我有不下一百种方法能玩死陈飞宇!”

王安龙神色得意,道:“云伯中据说是明丰市地下世界的第一强者,实力已经堪比宗师,我跟他有不少生意上的来往,待会儿我就跟他打个电话,让他明天中午带人去聚福楼对付陈飞宇。

哼哼,有了云伯中的出马,陈飞宇绝对求生不得,求死不能,还有唐茜茜那个贱人,我非得当着陈飞宇的面,把她按在胯下,让她知道我的厉害!”

说罢,王安龙发出残忍的笑声。

韩慧也跟着娇笑起来,同时心里为陈飞宇、唐茜茜感到默哀,这明丰市可是王安龙的地盘,陈飞宇竟然敢得罪龙总,真是找死!此刻,星光传媒大厦外面,陈飞宇站在马路旁等出租车,明亮的霓虹灯,把陈飞宇、唐茜茜三人的影子拉得老长。

桃姐一脸的欲言又止。

陈飞宇瞥了她一眼:“你有话想说?”

“是。”

桃姐再也忍不住,提醒道:“陈先生,所谓会无好会、宴无好宴,以我对王安龙的了解,王安龙邀请您明天去聚福楼,绝对是不怀好意,说不定这就是场鸿门宴,您一旦去了,绝对会落入他的陷阱。

反正咱们的目的已经达到了,我看咱们不如今晚连夜离开明丰市,到时候王安龙就算想报复咱们,也找不到机会。”

唐茜茜一听,也反应了过来,担忧道:“以王安龙眦睚必报的性格,今天他被你教训的这么惨,绝对咽不下这口气,我看桃姐说的没错,不如咱们今晚连夜离开明丰市吧,我现在就去订机票。”

说着,唐茜茜就要拿出手机来订票。

陈飞宇摇头笑道:“明天是鸿门宴又如何?

你们认为我会害怕一个区区王安龙?

再说了,那15亿华夏币还没到手,说好里面有7。

5亿是青姐的,我怎么可能半途而废?”

唐茜茜和桃姐都愣住了,听陈飞宇话中的意思,难不成他真的要参加明天中午的鸿门宴?

桃姐觉得自己差点抓狂,陈飞宇竟然真的想让王安龙掏钱,这怎么可能?

莽夫,真是莽夫啊!她强忍着内心的恼怒,勉强挤出一丝笑意,干笑道:“陈先生……这……这明丰市毕竟是王安龙的地盘,咱们多待一分钟,就多了一分危险,我觉得咱们还是趁早离开比较好。”

唐茜茜同样觉得陈飞宇的决定有些莽撞,想要劝说陈飞宇尽早离开,道:“飞宇,桃姐说的没错,咱们早一点厉害明丰市,就早一点脱离危险。”

陈飞宇艺高人胆大,怎么可能把王安龙的鸿门宴放在眼里,道:“你们别忘了,王安龙虽然答应放走唐洪亮,可毕竟还没放呢,等咱们离开明丰市后,你能保证王安龙不会再度对唐洪亮下手?”

唐茜茜和桃姐脸色一变,不得不承认,以王安龙心狠手辣的性格,的确有这个可能性!两女再度担忧起来。

“所以,明天聚福楼的酒宴,我是非去不可。”

陈飞宇笑着说道。

其实还有一个原因他没说,那就是对于王安龙这种嚣张跋扈的人来说,必须得彻底把他给打服了,让他一提起陈飞宇的名字,就从心底感到恐惧才行,不然的话,王安龙会一直在背后使小动作,一旦他不在唐茜茜身边,王安龙绝对会狠狠的报复唐茜茜,这和他来帮助唐茜茜的初衷不符。

所以,救人就到底,送佛送上西,既然远赴明丰市来帮唐茜茜,自然要帮她彻底解决麻烦才行,明天聚福楼的酒宴,虽然是王安龙设下的陷阱,但又何尝不是陈飞宇彻底打趴下王安龙的机会?

陈飞宇心意已定!就在这时,一辆出租车停在了陈飞宇的面前。

“走吧,找一家酒店,吃一顿丰盛的晚餐,再好好的休息一晚,明天才是真正解决王安龙这条地头蛇的时刻。”

陈飞宇嘴角挂着人畜无害的笑意,打开车门坐在了副驾驶位上。

唐茜茜和桃姐对视了一眼,都看到了对方眼中的无奈,陈飞宇说的没错,不说别的,单单是为了唐洪亮,她们就得乖乖去参加明天的酒宴,到时候,做好万准备的王安龙,肯定会露出锋利的獠牙!想到可怕之处,两女忍不住打了个寒颤,连忙坐进出租车内。

陈飞宇笑了下,对司机道:“去附近的酒店。”

“记得找的酒店一定要上档次。”

唐茜茜立马补上一句,又对陈飞宇甜甜笑道:“放心,我请客,我让你吃最好的菜肴,住最好的酒店。”

陈飞宇帮她解决了长久以来的一件心事,内心对陈飞宇的感激可想而知,所以想找最好的地方来好好招待陈飞宇。

司机师傅看了看唐茜茜和桃姐,只见两女十分漂亮,一个清纯动人,一个成熟妩媚,又看了看陈飞宇,内心一阵惊奇,莫非这小伙子被两位美女包养了?

日,这小白脸当的……可真特么让人羡慕,怎么自己就没这么好的福气?

司机师傅又是羡慕又是嫉妒,心里暗暗诅咒陈飞宇精竭人亡,同时心里不爽之下,想要让她们多出点血,特地向距离比较远的一家五星级酒店驶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