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谢慕林良久无言。

她之前是真的没想过谢映芬对于自己的婚事有着这样的打算。她总觉得这个四妹妹年纪还小,十四岁——其实也不算小了,她跟萧瑞彼此有默契时,才十三呢!

由于父母不在家,谢老太太也不想管,族中更没什么长辈提起他们兄弟姐妹们的婚事,连宋氏向谢璞提议谢慕林与杨淳成婚,都没告诉谢慕林本人,也难怪她没有意识到,她们姐妹几个都已经到了适婚年纪了。

谢映慧的分析与推测自然是有道理的。谢映芬从小就聪明,在两位姐姐眼中,她恐怕比一直自命不凡的谢映容都要聪明得多。偏偏她又是个庶出,生母宛琴还满肚子小心思,跟谢家不是一条心,总想着暗戳戳搞事,将来她会摊上什么婚事,真的很难讲。为此她早早为自己谋划起来,免得被生母拖后腿,也是人之常情。

她长年生活在谢家角,不认得几个外男,想要找未来夫婿人选也不容易。而杨淳几乎每天都能见着,本人性格、条件都还不错,年龄与相当,难怪她会把主意打到他身上。

谢慕林从前也没想过二房的嗣祖母宋氏会生出让杨淳与谢璞的女儿联姻的想法。如今想想,这也是合情合理的。她这两年身体真的弱了不少,族人们都担心不已,私下里议论纷纷。谢梅珺又与丈夫杨意全析产别居,杨意全与杨家为了自己的目的,从来就没有放过她的想法,如今还打起了杨淳杨沅婚事的主意。若没有谢家族人的支持,没有谢璞这位嗣兄的庇护,谢梅珺母子三人肯定要受委屈的。

因此,二房确实有促成与三房联姻的需要。

如今无论是二房一家还是谢映芬本人,都有联姻的意愿。当事人之一杨淳是什么想法,谢慕林暂时还未知晓。不过他一向是个孝顺又听话的好孩子,如果宋氏与谢梅珺相中了谢映芬,杨沅与谢映芬又交好,他多半是不会拒婚的。

这么一桩两厢情愿的好事,谢慕林似乎没有干涉或阻止的理由?

她只是担心一件事:“四妹妹跟淳哥……血缘会不会太近了?”她跟杨淳之间会存在的问题,同样会存在于谢映芬与杨淳之间。近亲结婚,有可能会生出不够健全的孩子。

但谢映慧这位古代大小姐不能理解她的担心:“血缘近有什么不好的?若不是血缘够近,父亲也不会兼祧二房了,二老太太更不会想到要让亲外孙娶嗣子的亲生女儿呀?!”

丸子头美少女湿身美肌迷人电眼私房写真图片

“我不是这个意思。”谢慕林犹豫了一下,“我是听人说过,血缘太近的婚姻,容易生下不大健全的孩子,比如……有点傻什么的。不是还有一种说法,叫姑血不还家吗?就是不赞成出嫁的姑奶奶的孩子跟她娘家兄弟的儿女联姻的意思。”

谢映慧恍然大悟:“原来说的是这个呀?我听说过有些书香世家有类似的习俗,也听人提过,有些亲上加亲的夫妻,会生出傻子来。可这种事不是很少见么?通常只有不修德行、做尽坏事的人家才会有啦。咱们谢家素来门风清正,二房创建了竹山书院,教书育人,三房有父亲这位高官,在任上风评也很好,立了不少功呢,咱们这样的人家怎么会发生那种事?就安心吧!”

谢慕林无语地看着她,深深地感受到了几百年的代沟不是那么好抹平的。

谢映慧忽然拍了拍自己的脑门:“是了!杨家那边未必靠得住。杨淳怎么说也是姓杨的,是他们杨家的子孙,该不会杨家的果报会报到杨淳他们身上吧?那可就太冤枉了!”她想了想,咬牙道,“罢了!就算真的不走运,遇上这万分之一的可能,那孩子二房也养得起!我们三房也能帮着养,没什么好害怕的!”

她狠狠地说:“若真有那一日,我就去求永宁长公主借人,亲自打上他们杨家的大门!凭什么他们干的坏事,要报应到我们谢家的人头上?!要受苦受罪,也该叫他们家大老爷去承受!那才是正主儿呢!”

谢慕林暗暗翻了个白眼,无力地道:“这种事……到时候再说吧。肯定比四妹妹先出嫁,天知道到时候在哪儿?再说了……八字都还没有一撇呢,是不是想得太远了些?”

谢映慧嗔道:“明明是提起这种事的,如今倒怪我想得太远了。行啦,这事儿就别管了!四丫头自己有主意呢。别坏了她的盘算,也别叫宛琴察觉出来。那贱婢定会想法子坏事的!”

谢慕林当然不会坏了谢映芬的盘算。在这个年代想要杜绝所谓亲上加亲的婚事,真的太难了……谢梅珺毕竟只是她们姐妹的堂姑姑,而不是亲姑姑,这血缘也不算很近吧……

唉,她就算想去劝谢映芬,估计后者也是不会听的。谢映芬在谢家角住了三年,才找到杨淳这一个不错的对象。错过了他,大概就要等到去了北平再大海捞针了,哪里比得上杨淳可靠?要是她知道宋氏曾经考虑过谢慕林与杨淳的婚事,说不定还要误会一下呢。为了姐妹情谊着想,谢慕林还是闭嘴吧。

等到谢映芬从二房回来,谢慕林毫不意外地听说了谢梅珺经过安抚劝慰,心情已经平复下来的消息。她特地多观察了一下四妹妹的表情,见对方面上带着微微的笑意,显然心情也不错。宛琴低声劝她多到谢老太太面前献殷勤,别老是跑去二房与杨沅厮混,惹得谢老太太不喜,她也不放在心上,更没有答应的意思。

次日,谢涵之也加入到哥哥们的温习小组里了。

他虽然更喜欢诗词歌赋,但也不是不学经史子集了。他在族学读了两年后,去年就考进了竹山书院,成绩还挺好的,今年也与谢显之一道下场,参加了县试与府试。只是他的积累还不够,府试的成绩只能算是勉强通过,觉得自己把握不大,就放弃了院试,打算以童生身份,等待下一次机会。

象他这样的学生,竹山书院也有不少,一点儿都不出奇。大家并不追求在年少时考取秀才功名,而更希望打好基础,再一口气考下去。若能一次过顺利通过所有考试,直至殿试折桂,那就更荣耀了。

谢涵之跟哥哥们在一起温书,除了向他们请教学问以外,也可以利用自己在诗词方面的长处,在韵脚、辞藻、用典等方面帮助哥哥们。谢显之、谢谨之与杨淳很快就发现了这个小弟的好处,越发乐意拉上他一块儿温习了。学渣谢徽之便彻底被兄弟们抛到了脑后。

于是到了第三天,谢映芬便借着关心弟弟的名义,给哥哥们的书房送来了茶水点心和美味的汤水。哥哥们都夸奖谢映芬心灵手巧,做的点心特别美味呢。谢家三兄弟都给她回了礼,杨淳自然也不例外。他那份谢映芬最喜欢,为此还特地多送了一次他最爱吃的糕点到二房去。

谢慕林在旁看得分明,除了轻轻“啧”一声,暗骂自己真是个瞎子,就没别的话好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