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见此幕,赫拉和阿德琳两人都是神色一变,但最终也只能无奈地叹了口气。

此刻除了求饶,他们确实已经没有其他办法了。

想到这里,两人的面色都是无比苦涩,没想到六人带着超级武器而来,竟是落得这样一个结果!

“陈……陈大师……我们六人……来击杀你……是我们的错……我们知错了!”

而这时,兰斯特已经继续磕头道,满脸都是悔恨。

作为弑神骑士团团长,兰斯特有着自己的傲气,可是面对着连超级武器都轰不死的陈凡,再看看远处那三团还未在空气中消散的血雾,他是真的怕了,瞬间将所有的荣誉抛到了脑后!

然而面对着他那惊恐的样子,陈凡没有回答,只是玩味地看了他一眼。

“陈……陈大师……只要……您……您能放我一命……从今以后……弑神骑士团任你调遣……所有积蓄……部献给您!”

兰斯特浑身一颤,再次说道,额头上磕出丝丝血迹。

但陈凡依旧不为所动,只是冷冷地注视着三人。

“这……”赫拉和阿德琳目光一缩,看了看那正狠狠瞪着自己两人的兰斯特,攥了攥手后,也只能弯下了身体,面色难看地对着陈凡道:“陈……陈大师……饶命!”

说完这句话,她们仿佛感觉身力气都被抽光,皆是无力地瘫软在地上。

清纯的下一个空间

虽然自己等人败给陈流云不丢人,但是想起之前自己对他那傲然的态度,再看看此刻这凄惨的下场,心中便是一阵崩溃。

“我说过,我的礼物,必须要。”

然而,就在三人期盼地看向陈凡时,一道冷冷的声音却是打破了他们所有的妄想。

“必须要?”三人先是一愣,接着兰斯特猛地反应过来,刹那间惊惧地喊道:“陈大师,饶命啊!”

一边说一边磕头,完不顾淋漓鲜血已经染红整张脸庞,赫拉和阿德琳两人也是面色煞白。

“饶命?”陈凡眉毛一挑:“从你们来这高迦索山脉埋伏我的时候,就应该明白自己的下场。”

声音中带着一抹冰冷的杀意,丝毫没有因为三人的求饶有一丝动摇。

“陈……陈大师,”兰斯特艰难地咽了口唾沫,几乎是哀求地道:“只要……您……能饶……我们一命……无论什么条件……我们都接受!”

“什么条件都接受?”赫拉和阿德琳目光惊疑不定地看向陈凡。

但陈凡的语气却是愈发冰冷:“不好意思,现在我的心情很不好,所以……你们必须得付出代价!”

他的心情确实不好,若非有这几人阻拦,恐怕自己已经进入华夏境内,用不了多久便能抵达江北,但现在却还在这茫茫雪山中。

“陈大师……难道……难道您……真的……不愿给我们……一个机会吗?”

而兰斯特的脸色则是彻底煞白下来,绝望地喃喃道,赫拉和阿德琳的目光也是不停闪烁。

“机会?”陈凡目光一凛:“你们也配给机会?”

说到这里,他的脸上已经露出了一丝不耐烦之色,丝毫没有理会三人那崩溃的神色。

“陈流云,你别太过分了!”

不过兰斯特还未多说,那阿德琳的面色却是已经厉声喝道。

作为黑夜女巫社的老祖,她几乎和西斯科特二世是一个时代的人,向来是万人尊崇的存在,哪里受过这种屈辱,此刻终于爆发了。

“我过分,你又能怎样?”但面对着她那愤怒的脸庞,陈凡却只是冷冷一笑,这老妪一开始便想置自己与死地,现在被羞辱几下便是恼羞成怒了!

“你……”阿德琳老脸上的怒意愈发浓郁,发出嘶哑的声音:“如果你不放我一条生路,就和你拼了!”

“什么?”此话一出,便是使得兰斯特和赫拉脸上一阵剧变,惊疑不定地看向她。

陈凡也是眉毛一挑,看来这女人还有底牌?“哼,我既然敢来这里,那就想到了所有后果,”阿德琳的脸上露出了一抹阴森之色,举起手中那尊巨大的地狱号光能炮道:“刚才这炮弹的攻击,只是常规攻击,这里还有一道攻击,一旦按下,堪比核武爆

炸,你难道还能存活?”

说到最后,她冷笑着指了指光能炮左下方的一个黑色按钮。

“你……你……你……”见此,兰斯特和赫拉两人瞳孔一缩,惊骇地看向她,犹如看着一个疯子一般。

“呵呵,”阿德琳则是再次冷笑一声:“陈流云,要么放我们离开,要么同归于尽,你自己选吧!”

声音中满是得意,仿佛局势已落入自己手中。

“我倒是很有兴趣,领教领教这堪比核武的攻击。”

但下一刻,她的脸庞便是僵硬了,因为陈凡脸上并没有一丝恐惧,而只是玩味地一笑。

“你……”阿德琳瞬间呆住了,没想到此刻陈凡还不让步,但最终,她脸上的愕然被一股狂怒笼罩,犹如下了巨大决心一般,发疯般嘶吼道:“好,陈流云,既然你找死,那就和我们同归与尽吧!”

说到最后,她的手指直接朝着那黑色按钮按去。

“不要!”见此,兰斯特面色狂变,身形一闪便是朝着阿德琳掠去,怒喝道:“疯了,你疯了!”

虽然到目前为止陈凡也没让步,但他始终抱着一抹希望,而若是这按钮按下,他则是必死无疑!

“懦夫!”阿德琳冷冷一笑,身形一闪便是掠到了远处,看向陈凡冷笑:“陈流云,你是最有机会踏入神境的人,却要和我这老婆子陪葬,哈哈哈!”

说到最后,发出疯狂的笑声。

见此,赫拉纤手狠狠一攥,似乎也想要去阻止,但最终叹了口气,没有说话。

“疯子!疯子!”

而兰斯特则是右手一挥,刹那间一道金色光芒暴涌而出,化作一道巨拳,朝着那光能炮轰去,怒喝道。

“哼,西方修炼界的耻辱!”阿德琳面色冷峻,手中无尽冰蓝光芒掠过,顿时形成了一道冰墙,挡住了那攻击,同时再次不屑地看向兰斯特。

咻!

但下一刻,她也是微微一愣,因为就在此时,她脚下的地面忽然一阵颤动,无尽的土元素能量冲天而起,瞬间便是要将她包裹。

原来之前那道金拳,只是兰斯特的佯攻而已。

“晚了!”但阿德琳丝毫没有理会那狂暴的土元素,只是冷冷地看了陈凡一眼,接着右手猛地按下那黑色按钮,疯狂大笑道:“陈流云,去死吧,去死吧,哈哈哈!”

轰隆!疯狂笑声中,一道照亮整片天空的光芒,从那光能炮炮口中呼啸而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