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到景云霄和赤月宗众人,赵虎等人满脸凝重。

现在他们个个受了不轻的伤,根本都没有多少战斗力。

但对方却一个个都是生龙活虎。

差距。

可想而知。

想到自己之前要置景云霄和赤月宗这些人于死地。

赵虎等人大概就知道景云霄和赤月宗众人是绝对不会轻易放过他们的。

也因此,他们都是开始后悔,之前为啥没能早点将景云霄和赤月宗众人给杀了。

“赵虎,风水轮流转,现在我看你们十里阁和青海宗还拿什么跟我们赤月宗斗。”

林清玄怒气腾腾地道。

刚刚。

这些人差点要了他们的性命。

女主角清新脱俗

他们岂会对其客气?

“林清玄,你最好想清楚了,如若你杀了我们,我们十里阁和青海宗是一定不会放过你们的。莫非你们要拿自己的性命开玩笑不成?”

赵虎做着最后的垂死挣扎。

但林清玄明显不吃这一套了。

“赵虎,事到如今,你还如此天真地以为能够吓唬住我们吗?你们十里阁和青海宗想要联手打压我赤月宗,我赤月宗也绝对不是吃素的。”

“今日,我赤月宗就先拿你们这些小罗罗开刀,我倒是看看,你们十里阁和青海宗如何不放过我们。”

林清玄气势汹涌,眼中流露出浓浓的杀意。

说完之后,他就立即对赤月宗其余弟子号施令“都一起动手,将这些杂碎都一一杀了,一个活口都不要留下。”

“你……”

赵虎等人气急败坏。

但毫无作用。

因为林清玄已经率领赤月宗众人杀了出去。

锵锵。

轰轰。

砰砰。

霎时间,各种战斗声不断在丛林之中激起。

赵虎等人一开始还能够抵挡一二。

可他们身上的伤痛实在是太拖后腿了。

以至于随着战斗的进行,他们的状态不断下降,最后处处受到赤月宗弟子的压制,等到最后的时候,他们都没有了一战之力,一个个相继死在了林清玄等人的手中。

将众人斩杀之后,林清玄等人将赵虎等人身上的空间袋都收刮一空。

并且十分懂事地将这些空间袋都递给了景云霄“霄皇兄弟,你救了我们一命,这些空间袋以及空间袋中的东西理所应当就是属于你的。”

景云霄挑了挑眉后,非常干脆地摇了摇头“这些空间袋,本霄皇没有任何兴趣。不过,那个神坑之中的东西,我希望你们不要跟我争抢。”

景云霄并未从赵虎等人的空间袋中感应到有什么感兴趣的东西。

但深坑之中的那件宝物,景云霄倒是有兴趣得很。

听见景云霄的话后,林清玄等人都是稍稍愣了愣,他们此番前来这落月崖,无疑也正是为了那深坑之中的宝物而来。

虽然不知道具体是什么,但想必绝非一般宝物。

不过。

既然景云霄都这么说了,他们的性命又都是景云霄所救,他们自然也就不会跟景云霄唱反调,林清玄随即便是点头道“既然霄皇兄弟有所需要,那我们自然不会跟你争抢。”

“这样最好不过。”

景云霄淡淡一笑。直接走到了赵虎等人的尸体周围,一道帝火蔓延开来,瞬间就将赵虎等人的尸体都燃烧炼化,随后他又走到之前那些被冰凤之魂击杀的十里阁和青海宗弟子身旁,同样利用帝火将所有人的尸体都

燃烧炼化。

就这样。

景云霄身上气息暴涨不少。

一下子就从天武境一重初期上升到了中期,继而又上升到了后期的地步。

甚至又有了要突破到天武境二重的迹象。

不过这等突破迹象并未一直持续下去,而是很快就消散掉了。

但这也预示着,景云霄目前的武道修为已经到达了天武境一重后期巅峰之境,用不了多久,恐怕就能够成功地从天武境一重突破到天武境二重了。

“还不错。”

景云霄略微满意。

但这一幕在林清玄等人的眼中就显得有些惊愕万分了。

这小子……也太诡异了吧?

接下来的时间,众人在深坑旁盘腿坐下,静默打坐。

虽然赤月宗的人放弃了争夺权,但他们都没有急着离开,既然都来到了这里,再怎么说也要好好观摩一下深坑之中那件宝物到底是什么东西。

过过眼瘾也是极好的。

而随着众人的等待,随着那个大阵的不断启动,深坑之中的雾霭终于是稀薄到了一定程度。

至少是众人能够用灵力将其抵挡下来的程度。

景云霄二话不说,纵身一跃,就率先掠入了深坑之中。

林清玄等人也没有任何犹豫,跟着景云霄一起掠入了深坑之中。

不一会儿,众人就来到了深坑之底。

也就在深坑底部,众人看到了一个祭台。

那祭台正中心的位置,正插着一柄战戟。

战戟锈迹斑斑,但隐隐间,还是能够看见上面有着一些龙形图案。

除此之外,战戟平平无奇,似乎并没有什么特别。

“老大,我去帮你将那战戟取下来。”

吴沉丢下一句话,就打算直接冲上祭台去取那把战戟。

“给我停下。”

但景云霄却低喝一声。

喝止住了吴沉。

这让吴沉一脸疑惑。

也让众人一脸疑惑。

却在这时,景云霄随便从林清玄哪里拿出了一把算不上特别珍贵的防御宝器,然后将那件防御宝器直接丢入了祭台之上。

下一霎。

所有人就惊恐地见到,祭台之上一阵雾霭重重,那等雾霭包裹那件防御宝器,让得那件防御宝器瞬间就被腐蚀得干干净净。

“这……”

所有人都忍不住倒吸了好几口凉气。

原来。

这深坑之中的雾霭都是从这祭台上散出来的。

连这等防御宝器都能够瞬间腐蚀。

若是他们这等凡夫肉身进去,那岂不更加腐蚀得连渣渣都不剩?

恐怖。

太恐怖了。

然而,他们随即又想到了一件更加恐怖的事情。

那就是祭台上那件看起来普普通通的战戟竟然毫无损。

这说明什么?说明那眼前的这把战戟果然不是一般的凡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