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喷火龙爹地,你喝茶吧!老发火对身体不好哦!”

封虫虫小朋友执行任务似的把手里的降火茶端送给爹地封行朗喝。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嗯……谁让送来的?大毛虫子?”

封行朗喝了两口小儿子端送过来的茶水,幽声哼问。

“大虫虫刚刚走了!他让我留下照顾爹地你!”封虫虫有些不情不愿说道。

“走了?去哪儿了?他又瞎跑什么劲儿?”封行朗冷哼。

“大虫虫没有瞎跑了!!大虫虫说,你在公司很安全!让你要注意休息!”

小家伙把大虫虫吩咐给他的话转告给了亲爹封行朗。

“随他去吧!死了最好!”封行朗嗤声。

“亲爹,你别这么说毛虫叔嘛!”

封林诺接过亲爹的话,“毛虫叔要是真死了,你心里绝对不会好受的!”

“那狗东西就该死!”封行朗低厉一声。

爱笑的眼睛很迷人

“口是心非!”封林诺喃了一句。

想到什么,封行朗揽过大儿子的肩膀,“诺诺,你过来办公室,亲爹有事跟你商量!”

进去总裁办公室后,封行朗让秘书端来茶水和果盘。随后才开始了父子之间认真的谈话模式。

“诺诺,你已经是当爹的人了……亲爹不想瞎掺和你的人生,也不想对你的人生指手画脚……但必要的引导还是要给的!”

“亲爹你说!”

此次的土耳其之行,让封林诺成熟了不少。

丛刚用旁敲侧击的方式让封林诺体会到了‘人心险恶’和‘无能为力’!

同时也让他明白了亲情的重要和可贵!

“亲爹这里有三个方向供你参考:第一个方向,回剑桥继续你的学业;第二个方向,去默尔顿生物科技扶持你大舅子!亲爹觉得今后的生物医学方向,应该会很有前景!第三个方向,就是留在申城,一边照顾着自己的小家庭,一边跟亲爹熟悉GK风投的业务!”

封行朗对大儿子的爱,明显要比妻子林雪落来得深沉。

大儿子可是他寄予厚望的!

(本章未完,请翻页)

“我当然选第一个了!我剑桥的学业还没修完呢!”

封林诺不想自己这么年轻就被生意场上的尔虞我诈所侵蚀。

“别着急回答我!你可以多想几天!正好陪陪老婆孩子!”

封行朗扬动了一下眉宇,“对了,你跟姜酒的婚事……你自己决定吧!”

“嗯,好!”

封林诺答得风轻云淡的,“我想跟姜酒商量过了,我们还不想那么早进婚姻的坟墓!等我们多玩几年再说吧!”

封行朗微微颔首,示意自己会尊重儿子自己的选择。

“对了,跟你再说个事儿:我打算把团团介绍给封十五……你意下如何?”

封行朗是故意这么问的。他想看看儿子的态度。是不是跟团团还藕断丝连的。

又或者是吃着碗里的,却还惦记着锅里的。

“封团团跟封十五?”

封林诺扬眉看向亲爹封行朗,“他们两个,没可能!”

“怎么,你这是舍不得把妹妹嫁出去呢?”封行朗追问道。

“我有什么好舍不得的……封十五入不了我大伯的眼!”

封林诺叹了口气,“别看我大伯平日里儒雅又谦和,其实骨子里门当户对的思想很严重!”

“不许这么说自己的伯父!没大没小!”封行朗呵斥一声。

封林诺默了几秒,反问道:“亲爹,你怎么突然想到要把封团团许配给封十五呢?是怕你亲儿子脚踩两只船?”

“你踩不踩两只船,那是你自己的私事儿!反正亲爹和你妈咪绝对持反对态度!”

儿子已经成年了,有些事管得太多,反而适得其反。但他表现出来的态度一定要三观端正!

“如果你不是担心亲儿子脚踩两只船……那就是想提高封十五的身份和地位!”

封林诺靠进沙发里,然后随口说了一句让自己亲爹炸毛的话,“其实你要提高封十五的身份和地位很简单啊……把晚晚嫁给他不就行了!”

“臭小子,你胡说八道什么呢?晚晚才十三岁,封十五比她足足大了十岁

(本章未完,请翻页)

!!有你这么信口开河的吗?”

涉及女儿晚晚,封行朗的慈父形象瞬间就崩了。

“亲爹,你生什么气啊?我就开个玩笑罢了!”封林诺耸了耸肩膀。

“这个玩笑可开不得!”封行朗怒声冷斥。

封林诺撅了撅嘴,“亲爹,我看你这是有私心啊!自己的女儿舍不得嫁封十五,就把我大伯家的女儿嫁过去……私心大大的啊!”

“臭小子,我哪有什么私心了?”

封行朗哼着气,“团团今年也快二十岁了,她跟封十五的年龄也相仿……这么般配的一对儿,到你口中怎么就成私心了?”

“亲爹,我们家又不住在海边,你就不要管得那么宽了!”

封林诺扬着眉宇,“我大伯的女儿,你让我大伯做主好了!你只要管好你自己的三个孩子就行!除非……”

“除非什么?”封行朗厉问。

“亲爹……你是不是心虚了?”封林诺吊儿郎当的笑着问。

“我有什么可心虚的?”

封行朗嗤声,“我看是你个臭小子心虚了才对!你是舍不得我把团团许配给封十五吧?还想倒打一耙?!”

“亲爹,你这样的心理暗示可要不得!”

封林诺拍了拍自己的胸口,“你能跟蓝悠悠情断意绝,你亲儿子我必须也能跟封团团终结非兄妹之情以外的任何感情啊!”

“臭小子,你少跟我玩心理战术!”

封行朗赏了大儿子一记白眼,“我对你亲妈的感情,那是天地可鉴!”

“亲爹,当初你娶我妈咪时那么不情不愿……你以为我没听说过啊!”

封林诺撸了撸自己的短发,“不过呢,算你悬崖勒马得够快!”

“你少揣测亲爹思想!我对你妈咪是真爱,这点儿你毋庸置疑!”

封行朗突然觉得自己中了儿子的圈套,“说你的事儿呢,你扯我身上干什么?”

“亲爹,你恐过婚吗?”封林诺突然很认真的喃问一声。

“恐婚?你怕姜酒吃了你啊!”封行朗冷声。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