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那我们走。”

凌冽很温柔地摸了摸她的脸颊,感知到她脸颊的灼热,犀利的目光顿时一扫周围众人。

曲诗文生了个懒腰道:“我去厨房继续忙啦!”

倪雅钧拉着莫林的手道:“我要去店里,你跟我一起去吧。”

莫林征询地看了眼卓希,卓希点点头,她便也点点头:“好啊。”

卓然笑着道:“我去备车。希,你陪着四少跟少夫人。”

青柠眼眸子乌溜溜地转着,挽上卓希的胳膊,道:“我也要去后面看看宴会场地!一起吧!”

卓希有些不自然,因为后面帮忙布置场地的,不仅仅是婚庆公司的人,还有很多自己公司的员工也在帮忙,他一直都是单身的,大家都知道,上次抱了慕天星从一层的职员大厅离开,流言传了两天,又被凌冽跟慕天星的订婚广告冲散了。

可是卓希并不知道,青柠打的就是这个主意呢,她要对所有觊觎卓希的女员工当头棒喝,告诉她们,此男名草有主了。

大家各自散去了,慕天星脸上的表情自然多了。

主动从凌冽怀里钻了出来,她扶着他的轮椅,将她推向了后门。

卓希忽而道:“场地在一楼的大厅,两百多张办公桌都撤离了、按照序号放进了仓库。所以少夫人,我们从电梯直接下负一层就可以了。”

性感美女天使

慕天星愣了一下:“一层?”

她下去过,所以知道一层有多大!

那么大的一层,搞个订婚,会不会太隆重了?

心中满满的喜悦甜蜜与感动交织在一起,慕天星将凌冽推向电梯的时候,目光越过他的头顶,只能看见他白皙的鼻尖。

即便如此,他之所在,心之所安。

四人进入玫瑰金色的电梯里,缓缓下坠,沿着华丽而晶莹剔透的水晶大理石冗道缓缓前行,卓希率先向前打开一层大门,紧接着,青柠迫不及待地跳了出去,慕天星推着凌冽出去,卓希在最后关上了门。

四人放眼望去,一大片都是粉红色的世界!

一大桶一大通的蓝色玫瑰花就像是不要钱一样,被员工搬到了大厅的某个角落里,目测至少一万朵!

有几个员工蹲在地上,他们面前摊开一个心形的大铁圈,双层的,他们正认真地将粉红色的纱缎有规律地捆绑在铁圈上,边上还有一大桶雪白的羽毛,看起来像是最后要加上去的。

不远处,凌冽跟慕天星的订婚高清巨幅订婚照片在刚刚架好的投影仪上播放了出来,幕布的高低、远近,包括动态画面的影响、功放等等,都有专门的工作人员在调试。

头顶已经用钢丝绳拉起了无数的水晶吊灯,这些都是直接上电池,然后通过手机远程遥控开关跟灯光颜色变换的,只是还有很多灯还摆在地上,工作人员正在合力将它们稳稳地拴在钢丝绳上。

之前比较公式化的雪白的墙壁,也被一层临时的样板阻隔了起来,上面有细致唯美的花纹,粉红色的底,玫瑰金色的边,很细腻的古朴图腾,透着美轮美奂的质感。

脚下,平铺出一条宝蓝色的地毯,从门口直直通往舞台的方向。

慕天星还看见很多员工在搬运一箱箱开了盖的海蓝色香薰蜡烛,地毯的尽头通往的舞台正在搭建过程中,现场还有电焊工临时操作着。

任务虽然多,但是大家都在齐心协力各自分配任务,努力完成着。

瞧着这一幕,慕天星说不出的感动。

胸前的蓝宝石项链跟指尖的蓝宝石戒指都散发着摄人心魄的美,与她心爱的男子是一样的。

这种世界都在为了他们的订婚喜宴而忙碌的感觉,真的好幸福。

忽然手机响了起来,她放开轮椅,掏出一看,是蒋欣打开的。

接通后,她微笑着:“妈妈!”

“呵呵,宝贝啊,小冽真是太客气了,我跟你爸爸已经买好了礼服了,谁知道小冽刚才还派人专程给我们送了过来了。我跟你爸爸刚刚都试过了,特别合身,特别漂亮!比我们自己买的还好看呢!”

蒋欣的口吻透着浓浓的喜悦,她知道凌冽对他们好,也是因为爱屋及乌。

而凌冽越是如此,他们越是觉得女儿嫁对了人,由衷高兴。

慕天星完没想到,惊讶地看着面前静坐的男子,他表情极淡,一双无垠黑瞳只顾认真地审视着会场的每一处布置,严肃的模样,令她温暖而心惊。

“是吗,我都不知道,大叔从来没跟我说过。”

她此言一出,身前的男子忽而侧过脸来看她,完美无瑕的侧颜白皙如玉,眉眼间勾勒的气质凝结成明珠般的光辉,晃了她的眼。

她抬手放在他肩上以示安抚,又听蒋欣道:“哦?是吗,那太难得了!还有呢,上次卓然给我们留下请柬后就走了,后来又打电话过来跟我妈确认了青城过来的亲友人数,还说,小冽会提前派好车直接去青城将客人们都请到紫微宫里去,等宴会结束后,再派车将他们送回去。”

“啊,这个我也不知道。”

“所以啊,天星,虽说青城走高速到M市也就一个小时的样子,但是这毕竟是小冽的心意啊,换了别的男人,即便有这个经济条件也未必愿意这样做啊。孩子啊,遇上这么好的男人,你要惜福啊!我跟你爸爸这两天都觉得以前对小冽的误解太深了,他吧,就是个不善言辞的孩子罢了,心眼是真的好的。”

听着蒋欣这样夸赞自己的丈夫,慕天星心里特别高兴,用力点点头,别样骄傲地开口道:“那是!我家大叔是这个世界上最好的男人了!老爸都只排第二!”

“哈哈哈!”蒋欣笑了,又道:“不说了,你那边肯定很忙吧,你注意休息。明天见!”

“嗯,明天见!”

通完电话,慕天星整个人都像是在梦里一样。

她跑到凌冽面前蹲下看着他,激动地想哭:“大叔,你捏我一下,用力点,我都不敢相信人生可以这么幸福呢,我不是在做梦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