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废话太多,继续来过。”石铁心却不给他反应的机会,脚下步法动中,整个人贴了上去。不仅仅是在纠缠,而且反过来进招打去。

指法爪法掌**番用过,信手拈来不拘一格,好似与从前并无不同,但又好像有那么点不同。

这家伙真的在学我的无间雷劫手?

现在?

在决斗的途中?

从对手身上直接硬学?

这特么散装文学的桥段吧,根本不可能发生!

张松杨心中惊诧,但分神之中一个拳影已经打到了眼前。来不及再考虑这么多,张松杨抬掌一挡,啪的一下变掌为爪锁住了石铁心的拳头,同时左掌猛挥准备劈掌斩肘。

但手中锁住的拳头忽然一摆一滑一翻,好似忽然化作一条蟒蛇一样的一缠身便摆脱了钳制,弹臂之中旋转一绕,手指一唑如同毒蛇亮牙一样从下而上啪的一下啄在张松杨的手肘内测。

看到这一招,台下顾少怀眼睛猛然瞪圆,心中震惊不已,因为那并不是简单的模仿,已经得了其中三味。

顾少怀惊,张松杨更惊。

这什么玩意儿?这家伙还练蛇形的吗?

唯美女孩初春户外唯美写真

倒不是不能练蛇形,关键是这家伙怎么切换的这么快这么自然?

张松杨震惊中只觉右臂整个酸麻下来,咬牙之下左臂五指呈爪,仗着速度一抓掏向了石铁心喉间。但石铁心双臂一架一锁,用一个非常稳定的结构稳稳架住了张松杨的这一抓。

弹腿!张松杨狠辣一脚踢向了石铁心的裆部,但石铁心膝盖一提一抖,嘭的一下把这一脚撞了回去。落脚上步,腰身轴动,顶肩一撞。

嘭!

张松杨踏踏踏的猛退出去,七八步之后才踉跄站定。一摸胸口,火辣辣的疼,气都快喘不上来了。张松杨瞪大眼睛看着石铁心:“摊膀伏?你还练咏春?”

台下,众人看向时雨微,小牛犊子却微微笑着摇摇头:“不是咏春。”

台上,石铁心摇头:“不是咏春,灵机一动借了些散手罢了。你的雷劫手确实是好武功,但练的不太到位,而且你的风劫腿更不行。样样稀松,不如一样精通。来吧,我感觉你还有余力,拿出杀手锏来,这一战已经可以结束了。”

“可以结束?大言不惭!”张松杨脸色一青一白,咬紧牙关。来时本想拔剑四顾、睥睨四方,便是沙椤城的天才也要斗上一斗,石铁心这边只是捎带手的处理一下而已。

没想到,现在压箱底的本事都要拿出来了……

他深吸一口气,挺直腰杆拿出拳架子,身上精气奔流。

“原本还想省省,看来在你这里省不得了。不过想来你便是土木堡的王牌吧,王牌对王牌,能打赢你便是不亏。”呼啦啦,张松杨身上衣服鼓荡,已然不惜消耗的爆发了精气:“看好了,这一招便是无间雷劫手的绝招——雷闪无间,积雷成劫!”

噼啪噼啪噼啪!

好像有一道道电弧如同雨点一样密集的泼洒过来,张松杨施展了无间雷劫手的奥义杀招。

一词无间,两重含义。

其一,没有间隔,发拳中拳、收拳回拳,无间雷闪一般瞬息完成,速度极快。

其二,没有间断,一拳发完一拳又发,上拳刚过下拳又至,密密麻麻连击极多。

张松杨确实已经出了绝招了。

场下屏息,只看石铁心如何应对。

张松杨的雷劫手和风劫腿练的都还行,但又都不够好,至少没有好到石铁心这种一路完美的地步。如果石铁心真的想躲,无相风中自然躲开。只要闪过三秒张松杨便必然力竭停手,毕竟闪雷的另一种特性就是每一闪都是力以赴,不可能持久连打。

但石铁心没有躲。

他一脚后撤,一脚前踏,眼神锐利而专注。

念气光辉更亮,丐版瞳术被推上高峰。

刚刚的交手中,石铁心仗着悟性+6、拳理+9,临场学了对方的无间雷劫手。当然这少不了石某人完美的飞电指、惊电掌为基础,也多亏了张松杨练的不够好,让他能够借机敲破。真换个雷劫手大师来,石某人哪里还有余力偷学?

当然了,一时片刻内也不可能真的这么简单就把无间雷劫手部学过来,只能借到部分精华完善自己。

但是,即便是部分精华,石某人已经有把握做到一件事。

“这小子的拳法有缺陷,而且,这缺陷已经被我的一拍一啄放大了。”

雷劫拳至,无相风缠,石铁心浑身不动,气机却神奇的变化躲闪。

左直拳,擦身而过。

左勾拳,侧身而闪。

右摆拳,撕裂了无相风,破除气机虚变,直直轰向了自己的面部。

就是现在!

石铁心垫步上前,迎着张松杨的右摆拳横肘一撞,正撞在张松杨的小臂上。往前看,手腕被拍的红肿,往后看,手肘被点的麻木。虽然张松杨强行压下,但不代表没有影响。原本无比微小的影响,在石铁心这一撞中飞速扩大,最终一发不可收拾。

咚!

好似打鼓一样,张松杨的拳头被撞的高高弹起。他脸上带着错愕的表情,不明白自己的拳力为何会整个被返还了回来,和石铁心的肘力一起在臂骨上对冲互怼,咔嚓一下把臂骨碾的碎裂。

他更不明白,为何自己架势被破的如此彻底,甚至无法在短时间内重整重心。

“好!”台下时雨微忍不住大喊一声,眼中兴奋的简直要冒出光来。

石铁心面容冷峭,踏步,上前,一拳之中,把偷学到的所有雷劫手技巧,尽数融入其中。

方寸之内,拳出无间。

咔嚓!

一声脆响,张松杨一手捂着喉咙踉踉跄跄后退出去。鲜血从嘴巴里溢出,顺着嘴角嘀嗒而下。颈椎没事,不是重伤,但喉管气道被打碎。无间雷劫手消耗的大量氧气无法供应,张松杨面色快速涨红又变的紫青,已经无法再战。

咔嚓,秘境破碎。

“嗬——————!!”张松杨猛烈的吸着气,大口的猛喘了两下,这才缓过来。

石铁心站直,抱拳:“承让。”

张松杨猛烈的喘着气,喘匀之后也站直身子一抱拳:“娘的,当我面偷学我,你牛逼!”

石铁心淡淡一笑,转身下台。

人群在欢呼,主持人在身后高声喊道:“那么我宣布,获胜者为土木堡选手,石、铁、心!现在,恭喜他吧,他不用上天台了。”

噗嗤噗嗤噗嗤,两侧吹气筒中喷出水汽,吹动了他的衣角,淹没了他的背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