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过监控,楚冽亲自带了人把几个主要闹事者给抓过来审问了。

蓝言希站在玻璃窗口外,看着镜头下,那几个人嚣张的表情,仿佛他们一点也不害怕,甚至还很开心能够被叫过来问话。

有工作人员进行基本的询问,其中一人立即生气的拍了桌子我们为什么要闹事,蓝家欠我们的钱啊,我们都是签了合同的,他们说辞就辞了我们,他们得赔我们的违约金,不然,我们就是要闹,闹到上面的人都知道,我们相信这个世界还是有公平存在的,欠债还钱,天经地义。

就是,蓝老爷子两眼一闭,什么都不管了,我们为他奉献这么多年青春汗水,一点保障都没有得到,我们当然不甘心了。另一个人也激愤不平的开口。

蓝言希看着这些人闹的不可开交,她决定亲自去跟他们聊聊。

楚冽伸手拦了她一下蓝小姐,你没必要跟这些人一般见识,他们就是仗着你年轻好欺负,我们的律师就在门外,先让他们研究一下合同,看看漏洞在哪,再跟他们商量解决办法吧。

蓝言希觉的楚冽说的有道理,便忍住了。

有三名知名律师正在研究着蓝氏集团的工作合同,最终的结果却是令蓝言希感到堵心,因为,公司的劳动合同在三年前被改动了一次,其中有一个条款,明确表明了在没有任何理由下辞退公司在职人员,需要补偿高额违约金,而这些人,其实并不是这次公司捐出去被辞的,而是在公司被捐的前一个月就被辞退了,原因只写了私吞款项,却是没有证据能够证明,所以,这帮人才会这么生气的过来闹事。

蓝言希伸手抚额,看样子,这合同是叔叔上位时改过了,而这些人,根本就是他们收卖过来的棋子,此刻把事情闹的这么大,目的只有一个,要她赔钱。

如果我们要打这场官司,有多少胜算?蓝言希开口问道。

三名律现的表情有些凝重,很慎重的开口有一半的胜算,可是,蓝小姐,你有没有想过,不管这场官司能否胜利,这对你对蓝家公司的形象都是负面的。

蓝言希点了点头,她当然考虑过了,所以,她才要慎重的做出决定。

嘴含花清纯女生唯美写真

如果我要陪赔他们的违约金,金额是多少?蓝言希目光盯着窗外,询问了一声。

我仔细替你算过了,你这次得赔付五百多万,这次因私吞款项的事情,有近三十多个中上层公司领导被辞退了,其实,责任不在你,辞退他们是你叔叔的决定,这件事情,他得担责,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就辞了他们,这的确不合理。一名律师替她解惑。

五百多万,蓝言希还是觉的有些肉疼的,可叔叔现在两手一摊,绝对不会再管公司的烂摊子了。

好,既然是公司误判了他们的罪证,这笔赔偿金我认了,我只希望把这件事情摆平,不要再有任何不利于公司发展和慈善机构运转的事情发生。蓝言希经过仔细的考虑,她决定退让一步,毕竟,也都是公司的重要干将,曾经为公司打拼过,的确该厚待他们。

蓝小姐,其实你这个决定是目前来说最合理的,息事宁人是最紧要的,如果你决定了,我们代替你去跟他们协商。三名律师也是很负责任的人,由其是受了凌墨锋的亲自交代,当然要好好替蓝言希把事情摆平。

有劳你们了。蓝言希感激道。

三名律师进去谈判了,蓝言希依旧坐在玻璃窗前,看着监控视频里的对话。

我们不要钱,你看我们像是缺钱用的吗?我们是要一个公平的结果,我们无缘无故的被公司开除,这对我们的精神和名生造成了巨大的影响,我们不要钱,我们还想继续在蓝氏集团公司,继续为公司效力。

就是,我们要的是公平的结果,给我们违约金,这不就等于坐实了我们贪了公司的钱吗?我们才不傻,让我们继续回公司工作,这才是对我们最公平的补偿。

蓝言希看着他们言词激烈的争辩着,一双眉儿拧的死紧,看样子,她还是小看这些人的闹事能力了,不想要钱,想要回原来的工作,可现在公司已经被爷爷请过来的职业经理人在管理公司,公司已经大换血了一次,每一个岗位都有新的负责人了,她又要如何把这些人安排进去呢?

蓝言希发现这些人根本就没有诚意要过来谈判的,更像是耍着她玩似的。

蓝言希不再决定装神秘了,她直接推门走了进去。

那些人原本还挺嚣张的,看到蓝言希进来,表情都闪过一抹心虚。

诸位都有些面熟,以前我爷爷在世时,我们是见过面的,我已经退让一步,何必弄到彼此难堪的地步,如果你们不接受赔偿,我只视作你们放弃这样的交涉,至于你们想继续回公司工作,这件事情我可能不能做主,现在公司有新的管理人员,公司的任何决策由他们说了算,我不干涉。蓝言希的身上,还是有蓝老爷子的那一份威慑气势的,她冰冷着俏脸,更是给人一种压迫感。

都说你才是蓝老爷子最看得的接班人,蓝小姐,我们蒙受冤屈,你不替我们做主,还说这种话来伤害我们,老爷子就是这样教你对待下属的吗?立即有人开口顶撞她。

我爷爷教了我什么,我没必要跟你们讨论,但你们到底有没有私吞款项,虽说现在还没有证据能证明,但只要我找人再仔细去查查,也许这幕后还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交易,那肯定也会露出马脚的。蓝言希自信自己的猜测,所以,她才敢说这种话来威胁他们。

果然,这群人的表情都有些不自然了,如果蓝言希真的要查,还是能查到他们头上的,就算没私吞款项,那他们闹事的原因也不敢让人深究。

这个,你们放我们先出去跟其他人商量一下。沉默的气氛中,有个人顶不住压力,开始有妥协的意思了。

蓝言希淡淡道当然,你们打砸闹事属于违法行为,损失和受伤职员的医药费,必须由你们个人承担,你们还将面临拘留处分,所以,这件事情,我希望你们能派出一名代表来协商。

蓝小姐,你这是什么意思?你以为我们想打砸闹事吗?我们只想要一个公平的结果。有人立即不乐意了,开始愤怒反驳。

你们如果只想要结果,完可以直接来找我,我又不是会吃人的怪物,我还没有到蛮不讲理的地步。蓝言希冷笑一声,怼了回去。

那群人顿时就哑巴了,其中一个人硬着头皮接话你现在身份不一样了,可不仅是蓝家的大小姐,你现在还是总统先生的夫人,我们哪有这么大的面子,可以随便来见你啊。

这真是一个好借口啊,在你们眼中,我现在是高高在上了吗?是你们不敢来见我,还是背后有人不希望你们这样来见我?蓝言希讥讽一笑,早就看透了他们的心虚。

蓝小姐,你这话什么意思啊?你可不能随便给我们按罪名。有人装傻不满。

你们何不跟我说几句实话,这次闹事,到底是谁在背后指使你们的?坦白从宽,你们应该听过这句话吧。蓝言希声音一沉,立即给了他们内心一记猛拳,一个个脸色惨白了起来。